民营银行将成供给侧改革动力源

发布时间:2017-01-10 分类:趋势研究 来源:上海金融报

为贯彻落实《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形成规制统一、权责明晰、运转协调、安全高效的民营银行监管体系,切实促进民营银行依法合规经营、科学稳健发展,银监会近日印发《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

2014年,银监会批准了前海微众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浙江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的筹建。截至2015年5月末,首批5家民营银行全部开业。在开业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首批民营银行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根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资产总额1329.31亿元,各项贷款611.57亿元,各项存款428.20亿元;平均不良贷款率0.54%,远低于同期中国商业银行1.76%的平均不良贷款率,整体运行审慎稳健。而随着《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于2015年6月出台,民营银行组建由试点转为常态化设立。截至目前,包括五家试点银行在内,银监会共批准筹建17家民营银行。可以预见,未来民营银行将步入改革发展的机遇期,民营金融的爆发力将逐步显现。

不可否认,与传统银行相比,民营银行的资产规模和设立数量仍是小巫见大巫。但是,民营银行最为核心的优势在于,其是开拓者而非转型者。与传统银行相比,“民营发起+民营管理”的民营银行激励机制、风险管理文化可以更为市场化,能够开拓传统银行未能有效覆盖的客户群体;亦可利用股东在供应链上下游的信息优势,深耕客户的多元化需求。更重要的是,小微企业与民营银行有着天然基因上的契合,从资源倾斜的角度看,民营银行必然能比传统银行做得更为深入。

例如,针对温州小微企业“无物可押、无人愿保”的实际情况,温州民商银行利用企业现金流量跟踪、企业信用行为轨迹、贷款用途控制等多种方式突破担保瓶颈,为其发放以信用为主的组合担保贷款。截至去年12月,温州民商银行已累计发放信用贷款335笔,共计2.87亿元。再如,第二批首家获批筹建的重庆富民银行定位为“服务小微企业的普惠金融银行”,提出了“扶微助创,实体互联,立足两江,辐射库区”的经营模式,是重庆市首家以小微企业、“三农”经济体和其他金融弱势群体为核心服务主体,支持和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银行机构。可以说,民营银行结合区域经济特点和股东资源优势,正在或已经探索出了多条有别于传统银行的特色发展之路,在我国金融体系中找到了一席之地。

当然,开拓必然伴随着风险,特别是在金融这一风险外溢性很强的领域,任何改革和创新都应该审慎推进。以台湾地区的民营银行发展史为例,从1991年16家民营银行获批设立,到1994年新建银行市场占有率升至19%,过快放开的准入速度以及民营银行采取的价格竞争手段,导致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存贷利差持续缩窄,降低了行业整体盈利能力,对台湾地区银行体系造成明显冲击。因此,此次银监会发布的《指导意见》紧密围绕“引导科学发展”和“严守风险底线”两个核心目标,提出明确发展定位、推动创新发展、强化审慎监管、落实监管责任等具体要求,无疑有利于提高监管工作的科学化、精细化水平,提高民营银行竞争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保障民营银行安全高效运行和整体稳定。

总而言之,民营银行将成为我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为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三农”等领域提供更多的金融资源,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可或缺的动力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