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临近,互联网金融洗牌在即?

发布时间:2014-02-19 分类:行业资讯

摘要:大力推动普惠金融战略的背景下,有关互联网金融和民间金融的监管新规有望出台,一些创新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将被纳入“正规军”,而不少处于发展瓶颈期的类金融行业如小贷公司也将被推入发展的快车道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在大力推动普惠金融战略的背景下,有关互联网金融和民间金融的监管新规有望出台,一些创新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将被纳入“正规军”,而不少处于发展瓶颈期的类金融行业如小贷公司也将被推入发展的快车道。  野蛮生长多年的互联网金融和小贷公司等民间金融纳入“正规军”的步伐渐行渐近。 另据接近监管层知情人士称,银监会及有关部门此前已向国务院上报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课题报告,并研究起草了有关互联网金融发展现状、问题和建议上报。 野蛮生长多年的互联网金融和小贷公司等民间金融纳入“正规军”的步伐渐行渐近。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在大力推动普惠金融战略的背景下,有关互联网金融和民间金融的监管新规有望出台,一些创新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将被纳入“正规军”,而不少处于发展瓶颈期的类金融行业如小贷公司也将被推入发展的快车道。 另据接近监管层知情人士称,银监会及有关部门此前已向国务院上报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课题报告,并研究起草了有关互联网金融发展现状、问题和建议上报。 过去几年间,以P2P、余额宝、比特币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和以小贷、担保公司等为代表的民间金融均展现出了勃勃生机,它们正在影响和改变着传统金融格局。与此同时,这些新型金融业态的发展也给监管部门带来了极大的挑战。金融创新所带来的风险与审慎的监管政策如何平衡,这已然成为新金融时代最为严峻的话题。 前述接近监管层知情人士表示,银监会认为,从金融与经济的关系角度来看,互联网环境中的金融本质是针对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网络化、信息化经济活动,提供的融资、资金汇划、担保和信用评级等服务。同传统金融服务相比,互联网没有创造新的金融模式,金融服务的对象、工具、法律关系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从监管角度来看,银监会认为有必要按照金融本质执行统一的监管标准,明确监管原则底线,有针对性地建立监管制度,引导其向适宜的方向和领域发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而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思路,知情人士表示,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创新提出了三个指导性原则:一是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和业务安全性应处于核心位置;二是坚持恪守金融风险的底线原则;三是鼓励适应互联网特点金融服务创新。 “从事金融服务的金融机构或互联网企业,不得利用自身的业务优势和技术优势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任何机构不得利用自身优势地位擅自动用客户资产或泄露客户信息。”前述知情人士说,“物理环境下的金融风险监管规则同样适用于互联网环境。互联网改变了金融服务的供给方式,但没有消除金融固有风险,仍然需要遵循线上与线下统一的监管标准,网上金融业务不具有风险上的特殊监管待遇。” 2月14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将抓紧制定互联网金融监管相关规则,配合相关部门对互联网金融进行监管,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此外,张晓军在发言中提到,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应遵守现行金融监管的基本规则。同时,互联网金融也具有不同于传统金融的特点,需要针对其特点作出有针对性的监管安排。 据中国人民银行最新发布的2014年1月份金融统计报告,当月全国人民币存款减少9402亿元,同比少增2.05万亿元。随着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开始蓬勃发展,金融机构的一般性存款向金融同业存款的转化更为便捷,而这可能是1月份“存款去哪儿了?”的主要走向。进一步说,在互联网金融影响下,我国银行一般性存款增长将会明显放缓。 理论上,在特定时期内,有以下恒等式:新增人民币各项存款=新增人民币各项贷款-现金净投放-一般性存款转化。恒等式的经济含义是,贷款派生相同数量的存款,现金投放是存款的净下降,而一般性存款转化实际上是转化为同业存款。将等式进行变换可以得到:一般性存款转化=新增人民币各项贷款-净现金投放-新增人民币各项存款。将1月份的数据代入可以得到:一般性存款转化=1.32万亿元-1.79万亿元-(-9402亿元)。由此可以知道,1月当月全国一般性存款转化大约为4700亿元。据专业人士分析,在1月30日除夕前夕,余额宝存款规模已经突破3500亿。两者数据大致吻合。其内在机理是,一般性存款转入“余额宝”成为天弘增利宝基金在银行体系内的“同业存款”。按照现行金融统计制度,同业存款计入M2,但不计入各项存款。从1月份货币供应量情况看,当月M2增长13.2%,高出人民币各项存款增速1.9个百分点。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存款并不会凭空消失,只不过是转变为其他的统计口径。  在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我国一般性存款增长将会放缓。在存款利率上限管制下,银行一般性存款收益较同业存款收益率明显偏低。而基于网络代销基金模式的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存款市场的分布格局。过去几年,理财产品的蓬勃发展,使得一般性存款的波动更加频繁。为吸收存款,增加资金来源,商业银行往往将理财产品的发行设计在月末或季末。由于理财产品发行期将对资金冻结,冻结期间的存款仍在一般性存款范畴内统计,使得商业银行具备了调节月末和季末存款的手段。而“余额宝”可实现即时转换,不存在资金冻结期,且“余额宝”相对商业银行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具备收益率优势,未来一般性存款向类“余额宝”账户转化的趋势将进一步确立。在这样情况下,可以合理预期未来我国银行体系的一般性存款增长将会放缓。 由此将带来两个问题:商业银行资金成本将会明显上升,存贷比对信贷规模扩张的约束作用将会增强。事实上,商业银行已经感受到资金成本上升的压力。为应对“余额宝”的挑战,工行日前在浙江地区试点推出“天天益”理财产品,近一周年化收益率为6.131%,1元起购,整元购买;支持24小时购买和赎回,赎回资金实时到账。平安银行推出“天天盈”、广发银行推出“智能金”,也属于同类产品,主要与“余额宝”争夺活期存款。此外,一般性存款的减少,将会提高商业银行的存贷比。目前,监管当局仍以一般性存款计算存贷比,还没有根据新情况变化将同业存款纳入存贷比的计算范畴。由此不难推论,随着一般性存款增长的放缓,我国商业银行的信贷增长空间也将明显缩小。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具备鲜明普惠金融的特点。在我国银行体系里,拥有高额存款的人群比例较少,相当部分人群的存款金额小,且仍以活期存款形式存放银行,难以享受商业银行针对高端客户推出的高收益理财服务。而“余额宝”已经彻底打破这一体制,弱势群体借助互联网金融平台一样可以获得较高的收益率。不仅如此,互联网金融也是利率市场化的大预演。无论是工商银行等大型系统性银行,还是普通的农信社、地方金融机构,都已经感受到利率上升的压力。可以说,互联网金融发展所形成的冲击,为货币当局观察利率市场化后金融机构行为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平台。 继中国工商银行的“现金宝”升级之后,民生银行的“如意宝”也在积极酝酿之中。从此前的滴滴打车、到跨年的微信红包,再到“保险版余额宝”的推出,无论是互联网企业还是传统银行,在互联网理财领域纷纷攻城略地,互联网系和银行系的各类“宝”“宝”大战激战正酣。

各种“宝”逐鹿中原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目前民生银行直销银行推出的货币基金产品“如意宝”,已进入最后内测阶段,将于近期择机上线。 据悉,这是一款基于货币基金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可实现T+0实时汇款,具有低门槛起投、随时取用等特点,表现出了鲜明的互联网理财属性。 此前,银行业的领头羊工商银行理财产品“现金宝”亦实现升级,产品在准入方面更为便捷。而一些银行代销的货币基金目前也推出T+0理财产品,实现了快速赎回、实时提现。 银行系各种“宝”的推出,源自于对互联网企业进军金融领域的应对。过去两年来,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在内的不少互联网企业正从单纯的支付业务向转账汇款、跨境结算、小额信贷、现金管理、资产管理、供应链金融等传统金融业务领域渗透。 其中,对理财的角逐最为激烈。马年正月前后,微信演绎“抢红包”大戏,腾讯团队眼中的这一不经意之作,迅速成为其经营战略上的一次落子:“屌丝”也好,小资也好,中产也好,在抢红包的行为中,不自觉地把其银行卡账户与“理财通”绑定,客观上为腾讯进军理财领域开启了直通车。 而更早进入互联网理财领域的“余额宝”,目前其客户数已超过6000万人,吸金规模超过2500亿元。

一场银行后院的战争

当消费者通过手机指尖轻触实现了支付和理财的便捷,支付领域演绎着一场巨大的变革,其背后金融资源的支配亦发生了改变。 在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综合部陆强华看来,互联网企业进军支付领域,一方面会给消费者带来便利与实惠,更为重要的是,正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银行资金的支配与使用。 “当越来越多的储户把存款转入‘余额宝’‘理财通’这类理财账户后,这部分资金的支配权即从银行转向互联网企业。虽然银行也推出各种‘宝’向互联网企业迎战,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都是发生在银行后院里的战争,对银行影响不可谓不大。”陆强华说。 观察人士认为,以往的存款大搬家是银行间的储户资源转移,属于左兜挪右兜。如今在互联网企业推出各种“宝”之后,金融脱媒呈现出历史性巨变。 “余额宝、理财通等各种‘宝’正形成一种效应:消费者会预期如果把存款转到各种‘宝’中,会带来更多收益。”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目前银行存款资源面临着腹背受敌的状况,一方面中高端账户的定期存款资源会通过信托、理财等产品流失,另一方面,互联网企业的各种“宝”又把低端储户活期存款进行了转移,且这一趋势越来越明显。 粗略估算,当前我国居民储蓄约在45万亿元左右,互联网理财吸金规模目前累积不过几千亿元,资金转出的比例微乎其微。但不可否认,由于客户黏性的不断增加,互联网企业对银行资金目前已形成了撬动趋势,吸金规模和比例未来都将继续提升。

普通储户将成未来真正赢家

“银行的优势是拥有庞大的资金和线下客户资源,但术业有专攻,他们对于互联网的游戏规则比较陌生,客户体验度也不高。这成为制约银行进军互联网金融的一大因素。”陆强华认为。 在郭田勇看来,“余额宝”“理财通”等产品的资产配置大部分投向银行的协议存款,在利率尚未完全市场化、银行钱紧背景下,这类投资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较高收益,但如果未来存款利率管制彻底放开,货币市场基金必然要配置到一些高风险领域,这就可能步入美国版余额宝paypal的命运。 被人们称之为美国版余额宝的paypal,规模一度达到10亿美元巅峰,当时也曾赢得了不错的市场口碑。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受流动性紧张影响,美国货币市场基金收益水平降至0.04%,仅为2007年高峰时期的零头。 阿里小微金融研究院院长陈达伟则认为,放开存款利率管制是一个渐进过程,又由于客户对余额宝等产品的客户粘性较好,相信互联网企业能够积极应对利率市场化的大趋势。 由于各类“宝”的本质仍然是基金投资,因此其前景亦受资本市场发展空间所限。“余额宝的贡献在于确立了余额资金的财富化,推动了商业银行传统业务的竞争和转型。但在资本市场没有得到有效发展的前提下,余额宝的生存迟早会受到利率市场化的冲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吴小求撰文指出。 事实上,各种“宝”的应运而生,实属存款利率管制背景下消费者的无奈之选。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存款利率管制的放开,各种“宝”的发展空间未见如目前宽阔。但毋庸置疑,在互联网金融烽烟四起的时代下,银行“躺着挣钱”的日子将走到尽头,普通储户将成为未来最大的赢家。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