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状态让网贷风险高速集聚 地方监管有望先行

发布时间:2014-02-19 分类:行业资讯

记者 梅俊彦 一边是动辄20%以上的收益率,令网贷参与者欲罢不能;一边是数十家网贷平台倒闭、老板跑路、提现困难凸现,甚至牵涉到非法集资、洗钱……围绕网贷的全国性监管办法尚在制定之中,部分地区已经开始尝试相关监管和自律,各地联盟、协会四起,争夺话语权,对建立与央行征信系统对接的全国性网贷征信系统意见不一。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获悉,深圳市金融办将与市财政、市场监管、公安,以及金融监管部门等相关单位,建立健全跨行业、跨部门的互联网金融会商协调工作机制,根据互联网金融发展情况及监管需要,制定深圳市互联网金融政策适用范围认定标准、操作规程和申报指引,经市政府批准后实施。据了解,深圳市政府制定、包含上述内容的《关于支持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送审稿)》并未对“互联网金融会商协调工作机制”制定时间表。

网贷“野蛮”生长 风险如影随形

“收益秒杀余额宝!”这是P2P网贷行业的口号之一。平均20%以上的诱人收益率吸引了众多的参与者。网贷平台一出现,就进入近乎疯狂的野蛮生长状态,但危机也如影随形。 据第一网贷监测,2013年5月到2014年1月份,全国P2P网贷平均综合年化收益率为24.66%。从2013年5月开始,逐月上升,到9月份达到峰值,随后逐月下降,到12月份降至低谷,到了2014年1月份又略有上升。其中,2014年1月份全国P2P网贷平均综合年化收益率为21.98%。 从去年8月份到现在,先后有数十家网贷平台倒闭、陷入提现困难;今年以来至少4家P2P出现提现困难,涉及资金数亿元。一些在投资者眼中有一定知名度的P2P接连出现状况,很多投资者纷纷提现。P2P网贷公司资金只出不进,资金链猝然断裂。 网贷之家研究员马骏撰文分析,出现问题的平台多为垫付模式,即P2P网贷平台的风险准备金或担保公司提供本金保障的垫付,其运营存在一系列问题。如担保权利主体不明。部分网贷平台,用自有资金先在线下放贷,然后到线上发标(发出借款要求),进行债权流转,但线下与借款人签订的借款及担保合同的债权人,均为平台方关联人士,担保的权利主体即为主合同的债权人。所以,这些平台上所谓的担保公司做保障,其实是混淆视听,保障的并不是投资人的利益,而是平台方的利益。 而且,平台与担保公司高度关联,就容易产生平台自己做风控,自己担保。如果平台涉嫌“自融”的话,所谓的风控及担保就不具备任何实际意义。所谓“自融”,即自融自用,一般是那些拥有实业背景的公司为了解决本身或关联公司的资金难题而进行的融资。 此外,风险准备金不透明,使用不规范。多数P2P网贷平台,采用的是风险准备金垫付的模式,但对于风险准备金的来源、用途,没有明确的披露,而且使用过程中也没合理的规章制度,缺乏监督,极易暗箱操作,使得所谓的风险准备金流于形式。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除去担保模式的平台,仅有四成P2P网贷平台披露其风险准备金数值,但能提供银行查询账号并供投资人查询的,则凤毛麟角。而能做到投资人监督,透明、合规地使用每一笔准备金的,更是少之又少。未公布风险准备金制度的P2P网贷平台,一般以平台老板个人资产做垫付,这种形式更不透明,法律上平台老板也没义务进行垫付,平台的抗风险能力也更差。

运营“心中没底” 地方立法欲先行

业内专家认为,网贷行业出现前所未有的倒闭潮,其中归根结底的原因在于网贷平台缺乏有效监管、自律和征信。记者获悉,深圳市政府2014年一号文(简称深圳一号文)提出要“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另据深圳市人大代表吕成刚介绍,深圳市长许勤在深圳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上作了政府工作报告,其中内容的第一项就提出要明确互联网政策。 不过网贷行业人士认为,深圳一号文的内容和许勤的表态只是对整个互联网金融的框架性指导,对于网贷行业而言目前仍未有具体的监管细则。 深圳市政协委员叶学文表示,对于我国网贷平台的运营,目前仅仅根据《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相关规定以及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相关规定:民间借贷的利息可适当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超出部分的利息法律不予保护。但是在现实中,网贷是一个近乎完全利率市场化的行业,不少平台的真实放贷利率高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 叶学文认为,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当借贷发生纠纷,双方可能得不到全面保障。另外,不少网贷平台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由于没有法律给网贷平台作为业务开展的参考标准,在平台运营的过程中,除了要面对经营风险以外,政策性风险的压力也很大,运营起来“心里没底”。 考虑到上述情况,深圳市政协委员叶学文和深圳市人大代表吕成刚近期在人人聚财会议室双双公布其两会提、议案,其共同的内容是建议深圳市利用自己的立法权,由市法制办牵头负责地方立法,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颁布相关法律。 叶学文认为,深圳市政府应该对网络借贷平台的性质和资金活动进行认定,明确平台金融服务中介机构的本质属性,肯定其繁荣民间借贷市场的作用,是正规金融的有效补充;明确平台和借贷双方的权利义务、交易方式、违约责任,保护平台和借贷双方的合法权益。吕成刚在议案中提出要明确监管主体,建议由深圳银监局承担监管主体的职责,银监局还可牵头与市场监督管理局、科工贸信委、市公安局分工监管。 叶学文和吕成刚的建议获得了不少网贷平台的认同,但是有分析认为在具体操作中,会面临或与日后全国性法律相冲突的问题,这或影响地方性法律法规的最终落地。 吕成刚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由于目前只能在与相关联的法律法规不冲突的情况下立法,其提案只是建议深圳市政府先制定网络借款办法,可能暂时不会形成条例,办法也只能是原则性的,不会太细致。另外,深圳市银监局作为一个行政主导机构向央行负责,可能需要人大跟深圳市政府协调。 “如果在短期内还不能实现立法,那我们也建议深圳市政府责成相关职能部门,目前也许是金融办先制定规范性的政策,先把行业引导做起来,这就是我们提出议案的初衷。”吕成刚说。 虽然业内人士普遍预计出台地方性或者全国性的网贷行业法律仍有一段时间,但是近日让部分深圳网贷行业人士颇受鼓舞的是,一证监会最近回应,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抓紧制定互联网金融监管办法。二来深圳市政府的《指导意见》指出深圳市金融办将与市财政、市场监管、公安,以及金融监管部门等相关单位,建立健全跨行业、跨部门的互联网金融会商协调工作机制,根据互联网金融发展情况及监管需要,制定深圳市互联网金融政策适用范围认定标准、操作规程和申报指引,经市政府批准后实施。这也意味着深圳市政府或会在不久对互联网金融行业有规范性的管理。

风控不足 统一征信系统尚存争议

风控一直是网络借贷业务的核心问题。过去两年,部分规模较大的网贷平台由于在风控上遇到困境,只能主动压缩其业务量,整个平台的盈利能力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在风控问题上,不少网贷平台希望建立起网贷行业的征信系统,在审批时调取网贷征信报告作为参考。 广州一家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目前国内有两家在业内影响力较大的网贷征信公司,一家是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控股的上海资信,另外一家是北京的安联汇众。上海资信目前已经与大量网贷平台有合作,向其提供网贷征信报告,日后与央行征信系统对接在业内也有较高预期。而北京安联汇众制作的则是网贷行业的“负面清单”,向合作网贷平台提供网贷借款人“黑名单”。 正在筹建的深圳市网贷行业协会联盟目前也有建立网贷征信系统的意向。相关人士介绍,网贷联盟正在与CFCA(中国金融认证中心)接触,希望与其合作共同建立网贷行业征信系统,该征信系统最终的目标是跟央行征信系统对接,打通银行和网贷平台之间的信息。 据了解,网贷联盟(筹建)内部还会建立自己的虚拟数据库,帮助金融办及其它监管部门采集和保存网贷平台的交易数据,虚拟数据库的所有内容也是会由CFCA及其它国家认可的其他三方机构加密同步保存。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由投资人申诉发起,法院仲裁直接调取作为证据使用。从根本上解决网贷平台出险后的证据链搜集及案件定性问题。 不过,在1月27日的深圳网贷联盟(筹建)的座谈会上,也有网贷平台负责人对网贷征信系统跟央行征信系统提出异议。该人士表示,自己的客户曾经因为被银行得知在网贷平台有借款记录,最后银行因此决定不对该借款人放贷。而该借款人符合网贷平台的放款标准,如果网贷征信系统与央行征信系统对接,可能会让网贷平台丧失掉一部分客户。万惠投融董事长陈宝国对记者表示,从他了解的情况来看,目前要把网贷行业征信系统对接央行征信系统仍不太现实。

抱团自律 行业协会“占山为王”

在自律上,深圳的《指导意见》建议筹建全深圳市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制定发布自律公约,推动互联网金融市场主体信息的征集、披露和管理工作,加强行业自律规范,维护行业健康发展。 实际上从2013年8月份开始,有关互联网金融的协会相继在各地成立。先有“中关村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其发起企业包括京东商城、当当网、拉卡拉、融360、天使汇、人人贷、有利网等;再有政府背景的北京“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和上海“网络信贷服务业企业联盟”,前者成员有中国平安、银行、券商、网贷平台等,后者成员有陆金所、拍拍贷、融360等。 到了今年,将要在广州挂牌的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成员包括网贷之家、省金融学院、万惠投融、人人聚财、万家兄弟、纳斯达融资担保等。深圳网贷联盟和协会则由深圳红岭创投、东莞团贷、惠州E速贷等发起。据了解,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近期已经得到广东省社会组织管理局和省民政厅的批复。深圳的“深圳网贷联盟”和“深圳网贷行业协会”也正在筹备成立。 有业内人士认为,网贷平台不太可能形成较为统一的利益共同体,各地联盟、协会四起,颇有一种“占山为王”的感觉。据记者观察,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筹建初期的一些成员现在已经不在该协会的成员名单中,却成为了深圳网贷协会的筹建者之一。协会对于网贷平台的重要性由此可窥一斑。 “这些联盟和协会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跟有关部门沟通,为监管政策的制定提供意见。另外,在政策落地之前,可以制定成员单位要遵守的行业标准,成员单位可以在这些过程中获得更多话语权。除此以外,成员单位借助联盟和协会搭建起的平台,给自己的平台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该人士说。

一月网贷成交逾111亿元

2月13日,网贷门户网站“第一网贷”在其网站上公布的《1月份全国P2P网贷大数据》报告显示,1月份,受到倒闭潮的影响,网贷行业增长速度明显放缓;网贷行业给投资者的年化收益率较去年12月有所回升,总成交额创出新高。 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全国P2P网贷行业投资者平均综合年化收益率为21.98%、平均期限为5.73个月、总成交额111.43亿元。

月成交额创新高

第一网贷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全国网贷总成交额创出历史新高,达到111.43亿元,环比增加1.99亿元,较2013年5月至12月份的月平均值增加38.58亿元,增长率为52.96%;另外,1月份网贷行业日均成交额达3.59亿元。 从投资品种来看,普通标、净值标、秒标在1月份的成交额分别为101.93亿元、7.79亿元和1.71亿元,分别占总成交额的91.47%、7%和1.53%。 从地域上来看,1月份全国网贷平台总成交额前三名的地区分别是广东省、浙江省和北京市,成交额分别为34.76亿元、26.07亿元和14.16亿元;这三个地区的总成交额合计超过74.99亿元,占全国总数的67%以上。

收益率有所回升

网贷行业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由于投资者数量较为稳定,出于扩大贷款利率和给投资者收益率之间的差值,增加平台的盈利空间和运营的稳定性,目前大型网贷平台给投资者的收益率整体处在下降的通道。 从第一网贷监测到的2013年5月到2014年1月份的数据来看,全国P2P网贷平均综合年化收益率为24.66%。其轨迹是:从2013年5月开始,逐月上升,到9月份达到峰值,随后逐月下降,到12月份将至低谷,到了2014年1月份又略有上升。 数据显示,2014年1月份全国P2P网贷平均综合年化收益率为21.98%,环比上升0.22 个百分点;与2013年5月份至12月份平均25.06%的年化收益率相比,下降3.08个百分点。 从借贷期限来看,1个月内产品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23.57%,1-3个月为27.17%,3-6个月为23.76%,6个月至1年为18.41%,1年以上为10.24%。从借贷标种,普通标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22.64%,净值标为13.89%。此外,法定工作日期间的年化收益率为21.68%,法定节假日、双休日的为23.42%。

平均投资期限变长

第一网贷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全国P2P网贷平均期限为5.73个月,环比增长0.66个月,较2013年5月份至12月份增长1.78个月。第一网贷认为,该数据显示出网贷行业正往良性方向发展。 从品种来看,普通标的平均期限为6.26个月,净值标的为0.37个月。法定工作日的投资平均期限为6.11个月,法定节假日、双休日的为3.87个月。 全国P2P网贷平均投资期限最长的前三名的地区是辽宁省、上海市和北京市,平均期限是34.25月、21.85月和9.63个月。 第一网贷表示,从2013年5月份至2014年1月份,全国网贷行业平均投资期限为4.18个月,近期网贷投资期限在逐渐拉长,并在1月份达到峰值。

网贷平台数量倍增

据网贷之家估算,2013年网贷行业成交规模超过1000亿元,比2012年增长5倍,较2011年增长10倍,参与人数超过20多万人次。 2012年11月份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对记者表示,从2010年开始,网贷平台无论从数量上还是交易量上都呈现出井喷的态势。2012年,网贷之家估算出整个网贷行业的全年交易量在200亿元左右,而在2011年,该数据仅有约10亿元。 除了交易规模大幅增长以外,2013年网贷平台数量也激增,从2012年的约200家增加到约800家。 “2013年,这个行业很热,其实影响最大的、让互联网金融概念在全国铺天盖地传播的主要原因在于阿里巴巴的余额宝,因为余额宝让普通人开始懂得理财、金融。而网络借贷则是在互联网金融概念下,目前在全国参与人数较多的一个分支。”网贷之家总经理朱明春说。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深圳是网贷平台数量最多的一个城市。据网贷之家统计,深圳有近100家平台,分别是北上广(各30多家)的3倍。深圳除了网贷平台数量多外,出问题的平台也非常多。 “拿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来讲,2013年北上广三个城市的平台情况算良好,在10、11两个月之内,在全国出现60多家面临兑付危机的平台,其中影响较大的有2、3家是在深圳地区出现的,像网赢天下、东方创投、鹏城贷都是深圳地区影响较大的。2014年1月份影响较大的中贷信创平台倒闭事件,也是发生在深圳。”朱明春说。 朱明春认为,网贷行业在近两三年的发展中,很多平台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帮助很多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题、利息高的问题,同时也解决普通老百姓理财渠道狭窄、理财门槛高的问题。但与此同时,深圳市人大代表吕成刚也表示,也有一些业务经营不规范,甚至利用平台伪装进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的平台,影响整个P2P网贷行业的声誉。 吕成刚认为,由于网贷行业尚处于成长期,各家平台之间业务运行模式差异极大,有些平台的经营模式在激烈的市场化竞争中已经产生变异,突破了行业的底线,牵涉到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洗钱、诈骗等。 “所以在深圳制定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规范性的政策,我们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节点,也是当下很重要的一个时间节点。”朱明春说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