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中国财富管理:展望与策略》报告发布

发布时间:2014-02-24 分类:行业资讯

近日,2014《财经》宜信财富中国财富管理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本次会议主题为“国际模式 本土智慧”。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许善达发布《2014中国财富管理:展望与策略》报告。许善达在论坛上表示,现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很可能对国家宏观经济政策也会带来很多影响,使得出现一种新形势,很多宏观经济政策根据这样一个形势作出一定的调整。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许善达:今天很高兴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们研究院是去年9月份成立的,今年承接了宜信委托我们作的报告,刚才唐总把报告的对象,面对的好客户,我们是根据这么一个对象来编制的,现在要写这么一个报告,压力非常之大,很多人听到我说承接的任务以后,都表示相当的惊讶,你承接这个风险很大,你不要给别人胡说八道,误导了人家的客户。所以我们还是战战兢兢的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我们希望我们这个报告能够给大家一个正确的信息,能够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使自己的财富管理水平能够提高,我想这个报告很长,大家都拿在手里,我就不一一念了。 我借这个机会讲几个看法,第一个我觉得今年国民经济出现一点,说的重一点有点乱局。因为现在我认为今年互联网的这样一个技术发展和上世纪90年代不同了,原来90年代的时候主要互联网用于通讯,就是用于信息的传递,提高效率,因为我们过去电话都是伞状的,一个节点出问题,整个节点以下的通讯全部中断了,互联网就是打破了这么一个架构,在全球范围内延伸所有的节点,很快的速度传递很大的信息,而且技术水平提高的很快,所以上个世纪90年代互联网这个发展作为通讯工具发展非常快。但是现在我认为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通讯工具了,现在有两个融合的趋势,一个就是一些领域的商业行为和互联网融合在一起。我想说个最小的例子,现在北京出租汽车,打的,它实际上已经不是仅仅用网络、手机来传递信息了,本身商业行为跟它融合在一起了。这是一个发展很快,大家现在看很多动向,包括过去一些连锁店、商业的销售等等,我看变化趋势是非常快的。 第二个变化趋势就是这个商业融合不仅仅是实体的产业跟互联网融合,现在金融行业也在跟互联网融合,而且融合以后利润来源就改变了,通讯本身也是有成本的,但是通讯本身并不赚很多钱,你这个商业也是有成本,要赚钱,但是从商业上也不赚很多钱,他把他盈利的利润点就向服务业发展,向金融领域发展。实际上现在很多宝,比如出去打车还要给你钱,就这个本身而言它并不赚钱,但是它用你的沉淀资金,用沉淀资金的时间作为利润的主要来源,我觉得这样一种三个商业模式融合,最近这个时期可能在一段时间表现要比较的充分。所以这就引起一系列的实体行业,包括制造业,包括商业都会来研究这个行业,或者这个企业如何和互联网,如何和金融能够更好的融合。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比如说过去一些大的汽车公司,它本身都要有一些,作为财富公司可以做一些汽车的贷款等等,以前是有一些这样的结合,但是今天融合的深度,融合以后利润产生点的这种变化,可能是以前没有发生过的,而且看来现在这个趋势发展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我觉得我们所有的关注整个经济活动这样一个视野要看到发展的方向,而且这样一种融合的方式就是一种创新。所以现在说我们国家要鼓励创新,技术创新是一定要鼓励的,但是现在这种创新它并不是特殊的一种技术创新,它更多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所以我们对于创新不要低估了商业模式创新所包含的价值,这一点上是值得现在更应该给予足够关注的。我们一个企业要开发新的产品,要开发新的技术,要在实体行业有很多创新要做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我们不能把眼光就局限在这个领域的创新,现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也需要一定的技术创新支持,但是商业模式创新确实是区别于技术创新的。就在现有的技术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情况下,如果你有创新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我觉得这里面也能够释放出非常大的价值出来。 第二个问题,我觉得现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很可能对我们国家宏观经济政策也会带来很多影响,使得一种新的形势,我们很多宏观经济政策根据这样一个新的形势作出一定的调整。有一个数据大家都知道,1月份银行的存款比去年同期下降,按照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比去年同期上升的,但是我们今年下降,下降里外里反差数量就相当的可观了。其实,我认为这个反映什么趋势呢?就是我们现在中国利率制度,我们是法定的,利率是政府定的,现在贷款利率放开,存款利率没有放开。实际有很多的研究报告已经提出来,由于中国的存款利率偏低,跟我们资金的稀缺性并不能完全的反映出来,使得中国居民的收入增长速度减慢。我已经看到这样的报告,因为银行的存款本来是我们居民一个重要的财产,但是由于国家确定的利率比较低,所以这一部分财产它的收益率,收益就非常小,所以影响了整个中国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这一点我觉得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现在对这样一个利率的格局带来冲击。现在银行的活期存款的比重在下降,定期存款的比重在增加,这本身就说明了居民对这个活期存款利率这么低觉得是一种调整我的存款结构,同时现在有更多的吸引居民剩余资金一种商业活动,很多的钱,现在大概有数以几千亿的钱,按照今年1月份的存款来看,我估计规模就相当大了。所以这样就形成一个什么呢,你在维持非常低的利率,靠那个来吸收存款已经非常难了,而且如果银行的存款要是不能增长的话,那对我们国民经济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存贷比的要求,你存款要是下降的话,你贷款比重,存贷比要求你贷款的总量也要相应的下降,这样对我们银行经营带来的影响,包括实体行业获得资金的能力,获得资金的可能性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是觉得这样的一个局面,很可能会推动我们利率市场化发展的步伐,当然我不是说某一天早上就像贷款利率全部放开一样,但是我相信利率市场化的步伐会相应的加快。如果利率市场化的步伐加快,可以肯定的说,对存款利率是一个上升的趋势。如果存款利率上升,银行的资金成本提高了,他也会有一个冲动,会提高贷款的利率。但是我们中国现在实体行业在整个实体行业的ROE、ROA这些盈利的指标里,资金的成本已经不低了。特别相对美国搞QE,把十年国债利率压的非常低,尽管现在现在开始逐步的退出,但是在美国资金成本仍然比中国低得多。所以最近很多美国企业回流到美国去,资金成本的降低是重要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要保持中国企业的竞争力,我估计如果真的提高存款利率的话,把资金成本提高,很可能流动性要适当放松一点。流动性放松一点就可以多少对冲一点利率上升的压力,使得我们实体行业资金成本不至于再进一步的提高,如果做得好还可以有一定的降低,这个现在互联网金融发展,金融和商业,和互联网一融合以后,对整个国民经济各方面的影响,现在有很多我们还没有看的很准确,但是影响正在逐步的显现出来,所以我们需要很密切的来关注。 从刚才我讲的这种乱局,各种整合、融合的方式,这种商业模式的创新都是企业在那做,这里面一方面政府有关部门会加强监管,同时我想市场是最无情的,在各种大浪潮里一定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会有一批优秀的企业会生存下来,而且会得到更大的发展,也可能会有一批企业,由于经营的水平,甚至是有一些违法违规受到处理会被淘汰,我想刚才唐总特别说有一个好的监管,我觉得这个确实是我们在这个时期内能够减少,因为不管哪个企业,亏损了,倒闭了,作为整个社会财富仍然是一个损失,所以在这种正在发展过程中间,如果我们能制定出比较好的监管办法,能够有一个好的导向,使得我们整个领域既能够让整个经济获取创新所获得的新增价值,同时又避免由于竞争中间泥沙俱下造成的损失,或者减少我这样的损失,这个对我们国民经济肯定是有非常大的好处。 第三个问题,这个报告里面有一篇关于房价的报告是我们研究院自己撰写的,一会儿其他的报告有专家来介绍,房价这个报告是我们研究院自己撰写的,这个报告我刚才跟大家说,我们是战战兢兢写出来的,我们这个报告里面有一些研究的结论,和现在很多对房价预测的讲话,一些文章还是有一点特色,有一些不完全一样的地方。这里我想稍微点一点题,一个很多人认为在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租房的比重占整个住房比例是很大的,他们有很多统计数字,这都是从国外的信息搜集来的,我在农村生活很多年,我认为中国文化历史形成的理念要成一个家就有一个房子,我在农村待的时候,农村所谓成家。一个年轻人成家了标志是两条,比如家里有个儿子,长大成家了就是两条,第一条盖一个房子,有钱盖大房子,没钱盖小房子,第二条娶一个老婆两点具备了家就算有了,这种文化理念对我们,包括现在城里的人这种影响也是非常深的,所以如果我们政策建立在说30%,甚至有人说更多的人建立在租房的这样一种住房格局上是不符合中国国情的,对中国来说,即使是父母他也认为自己有义务为自己下一代来提供一个他自己的住房。我想这一点可能是中国研究房地产问题的时候和市场经济国家不能等同看待的。 第二个中国特色是什么呢,我们国家在目前的这种财税制度,公共服务、这种体制情况下,中国很难做到像欧洲、像美国城市是星罗棋布的。大家都去过那些地方,很多世界跨国公司总部并不在大城市里面,可能就在什么镇上,这个镇上有一个跨国公司总部,那个镇是有另外一个跨国公司总部。像这种格局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中国的财税制度使得上一级的财政能够来获取下一级财政资源,所以公共服务的水平差异在中国来说,要远远的大于市场经济那些发达国家,所以居民能够享受到的公共服务,跟自己所处在城市级别是直接相关的,所以他没有能力的情况下,他只能享受这一个水平的公共服务,如果他自己有了一定的能力,我想办法享受更好的公共服务,医院、学校等等的他享受更好公共服务用什么办法呢,只能到更高级城市买房子,只有他到了更高级城市买房子,他可以享受到更高级城市公共服务水平。尽管我们现在还有一些限制,什么上学的户口有限制,但总体上讲,在这样的更藁城市有自己的住房,就可以比原来低级城市享受更好的公共服务。这样一个趋势除非他没有钱,只要具有这样的财力,在你现在的体制下,你现在有限购,说外地人不许买房,有户口限制。但是北京市最高外地人购房比重占到45%,限买情况下还有15%,因为还有一些个别地方是不限购的,这个趋势在中国长期还会继续维持下去,除非我们的财税制度改革了,使得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大幅度提高,这个差异大幅度减少,我们中国才可能出现这种差异的公共服务水平差不多,人们的居住就会出现星罗棋布的情况。 所以我觉得这两点是我们对现在研究中国问题特色的两个看法。至于现在房价我们认为,刚才从需求方面讲的,从供给方面讲,我们认为中国的住宅政府在住房供给上,它起的作用是非常大的。首先一个土地供给的量,你的规划,包括现在政府主导的若干类别住房的建设,比如现在我们保障性住房,全国有3600万套的计划有一半没有完成,还要做,而且还要增加数量。现在在上海牵头,又提出共有产权房,北京叫做自住商品住房,这个房子,像北京今年大概整个住房的套数一年8万-9万套左右,今年计划保障性住房要2万套,所谓自住的普通住房,政府控制价格的住房要5万套。所以这样的一个结构,是由政府来决定的,不是完全由市场来决定的。所以这个结构,保障性住房价格政府定的,多少钱就多少钱,他只能分流一部分需求,很低收入家庭不买市场的房子了,我就等着这个房子,现在自住商品住房政府控制价格,他不是政府定价,但政府控制价格,要比市场价低一个幅度,有的低30%,有的低百分之多少,低一个幅度,这样又能够分流一部分需求出去。剩下这种房子就是要完全放开价格,放开购买。我觉得这样一个政策,对于住宅的供给影响是非常大的,所以房价跟这样一个供给政策调整起的作用是其他因素很难替代的。因此我们在这个报告里面,我们是基于这样一个中国需求的特色,和我们中国住房里面政府政策的影响,我们做了一个分析。这个分析供大家参考。谢谢大家! 何刚:问一个问题,这两天关于余额宝,刚才提到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昨天关于余额宝的争论也开始出现,也有人主张包括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对于类似互联网金融有更多监管,甚至有人说像余额宝这样扰乱金融秩序,您刚才也提到互联网金融创新的问题,能不能对这个事情有一点点回应和点评? 许善达:我觉得这个东西有点类似于团购,因为每个储户,比如我有几万块钱,甚至你有几十万块钱,你到银行去说,我这个你得给我5%的回报,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大部分人存款的额度都跟银行之间谈这个问题,你是没有谈判能力的,但是现在如果他把这个钱都集中在一起,比如是几十亿的规模了,几千亿是总量,但每个不同的宝里面可能数额,至少有几十亿,那么他到银行再谈协议存款,这个谈判能力就增加了,所以我就觉得有点类似是一种团购行为。而团购购买者,因为他团了,他占的份额大了以后谈判能力就增加了,或者我买东西你要便宜点,我要把钱借给你,你要给我回报率高一点,从而他的利益在谈判中间会得到一定的增加,我觉得是这么一个架构。 何刚:所以要鼓励他们尝试。谢谢! 来源:和讯银行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