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各怀心思 逐鹿医疗

发布时间:2015-06-15 分类:行业资讯

处方药网售悬而未决,医生自由执业推进艰难,但这并不妨碍互联网医疗群雄并起。近日,奇虎360宣布将与国药集团合资成立医药电商公司;运作一年的支付宝“未来医院”秀出业绩;与莆田系民营医院闹出矛盾的百度也在各地方与政府、医院不断合作;垂直医疗领域的创业者更是层出不穷—他们在医药电商、大数 据、医疗O2O和医疗硬件等领域疯狂出击。

见者有份

360公司与国药集团下属国药国华宣布,两家公司已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共享各自优势资源,共同出资成立一家电商公司,为用户提供低价、便捷、放心的一站式医药网购服务。

360不是第一个提出医药电商计划的巨头,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就在一个月前,阿里宣布对旗下医疗健康资源整合,其售药业务天猫医药馆整合进上市子公司阿里健康。而阿里健康正是由一年前收购的中信21世纪改名而来,彼时手握第一张互联网网上售药试点牌照和独一无二的医药监管码体系。

上市公司在手,但这并非阿里互联网医疗布局的全部,近段时间,支付宝不断秀出业绩,其“未来医院”计划号称是“中国医疗智能化发展的一个缩影”,运作一年,全国超过200家医院加入“未来医院”,平均每两天左右就有一家医院加入“未来医院”,21个省份、直辖市,41个城市的用户可以享受移动医疗服务。

秀肌肉的不只是支付宝,模式类似的微信也在今年初宣布其“智慧医疗解决方案”已经介入100家医院的医疗全流程,更有超过1200家医院能够实现微信挂号。

实际上,自去年5月《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后,业界都在期盼《意见稿》的正式落地,一等就是一年,至今仍无明确时间表。但这并不妨碍阿里、360这样的巨头密集布局该领域。

这里面有其他利好消息的推动:新医改方兴未艾,“互联网+”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电商“国八条”也着重提出了推动医药电子商务的发展。这三大利好政策无疑给互联网医疗的抢跑节奏吃了定心丸。一位长期跟踪行业的观察人士指出,巨头型互联网公司几乎没有不涉及互联网医疗的:京东与上海医药(601607,股吧)达成医药O2O合作,小米也入股了医疗健康智能硬件公司九安医疗(002432,股吧)。

玩法不同

互联网医疗人人眼热,但玩法不同,360方面透露,与国药集团的合作将从药品的流通端入手,切实解决老百姓(603883,股吧)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与之相比,BAT采用了更激进的生态布局策略,在医疗健康的各个领域出击。

以腾讯为例,除了微信“智慧医疗解决方案”,还投资了丁香园和挂号网,前者是比较专业的医务专业人员社区,偏重于医生自由执业和诊疗业务,比较可行的实践方案则是线上线下诊疗结合。丁香园CEO张进近日披露,丁香园第一家实体诊所最迟将于今年9月在杭州开业。随后丁香园将在杭州、北京、上海等多个一线城市开设诊所。

“丁香园并不会仅仅局限在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同样也是我们的目标。因为京沪这样的一线城市,医疗资源包括好的医生和大的医院本来就比较集中,而二三线城市的医疗资源和医疗服务的质量和标准都相对要差一些,当地人的医疗需求非常旺盛,这对于丁香园来说是更大的机会。”张进说。

百度则在密谋地方医院信息化,该公司近日与贵阳市政府、朗玛信息(300288,股吧) 合作成立医院集团,形成以“市(三甲)+县(二甲)+乡镇、社区+村、居”的多层次医疗服务结构体系;打造市民的健康顾问,逐步推进网络问诊平台建设;整 合医疗资源,建立分层次的网络医疗服务能力体系,提升贵阳市医疗服务水平;开展线上品牌推广活动,打造面向全国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医院高端品牌。

相对来说,投资医疗智能硬件的小米模式更直白,其投资的iHealth智能血压仪已经销售了大半年。

“总的来说,互联网公司对医疗健康的渗透仍然在摸着石头过河,因为各个维度的政策都没有完全明晰,又不能不提前布局”,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疗机构负责人认为,以前认为是互联网公司抢医院、药房的生意,但现在看来合作的意图更明显。

腾讯投资执行董事穆亦飞近日在第五届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与并购大会上首度开腔向外界传递腾讯所理解的互联网医疗行业,他说:“互联网不会颠覆医疗,腾讯只是修路者。医生永远是医疗服务的核心。”

前路漫漫

尽管互联网医疗巨头林立且新入者众多,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此持保守态度。“正如穆亦飞所言,医生和医院仍然是医疗健康行业的核心,所以处方药网售和在线诊疗必须与专业医疗机构合作,对症下药"对症"至关重要”,科通芯城市场副总裁、智能硬件创新社区“硬蛋”负责人刘宏蛟指出,相比而言,医疗健康领域的智能硬件反而是最容易涉足的地方,诸如血压仪、心率脉搏监测等健康管理型软件和硬件比较容易形成规模效应,小米手环就是极好的案例。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丁香园或者春雨医生之所以开设线下诊所,也是因为传统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转型跟不上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但丁香园的布局也极具风险,一则是资质审核问题;二则是就医习惯问题。“悖论在于,一线城市人群的互联网认知程度高但传统就医条件也相对较好,二三线城市人群传统医疗条件差却未必认同互联网医疗理念。”在该人士看来,目前的互联网医疗仍集中在信息化效率层面,比如微信挂号、支付宝结款,还无法改变医疗专业资源分配问题,“这有点像12306售票系统,很多人享受了购票便利,但本质上还是一票难求”。

“破局的重点就是医生自由执业,就好比教育行业,以前好老师都在学校,但现在活跃在新东方、100教育、网易云课堂这样的互联网平台上。”上述分析人士指出,之后的难点在于医疗设备问题,毕竟教育行业不太需要太多设备,“小病在家看,大病去医院,中介都是互联网平台,这或许是最理想的模式”。

 来源: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