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再发文:取缔余额宝无错

发布时间:2014-02-28 分类:行业资讯

钮文新回应挨骂:余额宝将导致“钱炒钱,利率越炒越高”的恶性循环 2月21日,CCTV证券资讯执行总编辑、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了《取缔余额宝》的博客文章,指从年初到现在余额宝等于让中国提高了一个百分点的法定存款准备金。随后,余额宝在官方长微博《记一个难忘的周末》上略带卖萌地表示自己很无辜。一些投资余额宝的网友也参与反击,称取缔余额宝的建议“荒谬”、余额宝“何罪之有”。就此钮文新特投书本报进行回应。 我们也欢迎各界就这一问题发表看法。欢迎给本版来稿。

■钮文新

我挨骂了,什么话都有,很惨!可以理解,其实从骂声中,我更多听到的是对银行的怨气。我也经常痛斥银行,但我的立场是实业,我认为,中国的银行业不仅和西方银行业学会了嫌贫爱富,而且学会了如何压榨实业,但风险控制、尊重股东权益、大比例分红的品行反而没有学会。外资银行进入中国之时,内资银行担心他们会抢走贷款客户。但不曾想,人家来了不抢贷款客户,而抢的是“富人银行业务”。结果是,国内银行也开始提高富人服务水准,而小老百姓却越来越不入他们的法眼。 当今银行有这样的特点:所谓“二八特质”。80%的存款是富人创造的,80%的利润是大客户创造的。这样的利益格局,驱使银行必然嫌贫爱富,小老百姓能够获得的银行服务质次价高。如果说,“互联网金融”可以提供质高价低的银行服务、能够更好地为我们这些草根服务,那我不仅认同,而且为之欢呼。那才会对传统银行构成平等的、有效的竞争。 但现在的问题不是这样。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仅仅停留在货币市场当中—他们通过构建很高的收益预期和方便的互联网通道,把老百姓存款从银行吸出来,制造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紧张(供不应求),拉高存款利率,然后再以协议定存方式把钱存给银行,并从中渔利。老百姓欢迎,因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存款收益;余额宝及货币基金高兴,因为他们瞬间获得了巨额集资,并以越来越大的基数获得赢利;银行哭了、渴了,是因为他们的利润被蚕食了。 很多人问:这有什么不好?我的回答是,判断市场问题,我们不仅需要从各个参与主体的立场出发,还需要有一个更重要的立场,那就是: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我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正是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有人会问,老百姓的利益不就是国家利益吗?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有时却有矛盾。举一个极致一点的案例。“金三角”地区的老百姓几乎以种植鸦片为生,老百姓不管这些鸦片最终变成毒品还是药品,他们只管种了赚点钱。但这样的“赚钱”政府要不要管,无序的种植要不要被取缔?取缔了会不会伤害当地百姓的利益? 那么,站在国家宏观经济立场上,我们应当如何判断“余额宝商业模式”的对错?不妨先来看一个例子。假定粮食购销系统是垄断经营的,现在有位大亨设计了这样一套玩法:所有老百姓都可以参与,1斤可以参与,1万吨也可以。市场上卖粮价为2元一斤,而我保证以2.2元一斤收购。同时大亨承诺,日后赚的钱,我只留10%,余下的利润都将分配给参与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这件事可以一夜之间让所有中国人知道,而且大亨有办法让老百姓身不动、膀不摇,坐在家里交了钱就等着分红。 一旦上述游戏开始后,会发生什么事?粮食系统的粮食一夜之间就会被卖光,至少粮食市场供应会发生严重短缺,对吗?当粮食价格被迫上涨到3元,大亨告诉粮食购销系统,我有粮食,3元一斤卖给你。粮食购销系统为了维系粮食供给,不得不接受城下之盟。于是,大亨每斤粮食赚了8毛钱。大亨说,我每斤只留8分钱利润,其余都分配给参与的老百姓。 这时候有人开始为之唱赞歌。说这是“打破粮食购销系统的垄断”,是“推动粮食价格市场化”,是“让所有老百姓都有资格参与粮食购销并从中受益”。 这样的说法对吗?这不是绑架公众利益、并打着改革的旗帜干坏事吗?这不是粮食市场操纵吗?政府不该管吗?我想用不着我多说,大家自有公论。不幸的是,这件事发生在金融市场,而不是粮食市场。恰恰因为金融市场运行离老百姓很远,所以大家看不清这种行为的后果。我想,如果这样的事情不制止,导致利率的上涨,最终会像前文所提的粮食一样,全社会为之买单。我们总以为粮价上涨就是粮价上涨,不关联其他市场。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粮食价格上涨会引发牙膏、肥皂、猪肉、蔬菜等所有消费品价格上涨。 道理是一样的,银行存款利率上涨,必然引发贷款利率上涨;贷款利率上涨推高企业生产成本,最终必然反映到所有商品价格上。不是这个道理吗?如果是经济学家否认这件事,或者看不懂这件事情,那就是他明显缺乏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再从宏观经济意义上讲,国际经济的不稳定也正在冲击着中国经济安全。中国经济面临一定的风险,利率大涨,将给中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谁是最大的受害者?是“余额宝”的经营者,还是老百姓? 当然,现在“余额宝们”的危害还小,但这“钱炒钱,利率越炒越高”的恶性循环趋势却应当引起高度关注。请问,这其中谁最受益?还是有钱人,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变成食利者阶层,这是不是在进一步摧毁一个民族的实业精神? 我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一个勤劳致富的民族?还是需要一个投机盛行的民族?这是核心价值观的问题,是金融要把中国经济引向何方的问题?现在,以余额宝的收益率是2%,还是0.63%来质疑我的观点,但如果深明大义,那2%还是0.63%这个问题重要吗?(作者系CCTV证券资讯执行总编辑、首席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