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大大降低社会资金成本

发布时间:2014-03-04 分类:行业资讯

余额宝的迅速崛起,已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中国银行业协会日前召集会员商量对策,或准备以“釜底抽薪”的方式对余额宝们加以遏制。与此同时,杭州支付宝总部也迎来了一批重量级的客人。证券时报记者日前受邀参加了这个小范围的专家调研讨论会。 

据悉,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北京大学国际投资管理协会名誉会长王连洲等数位业界专家来到支付宝公司调研,应与近期的市场风声有关。证券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王连洲此次发言总体偏谨慎,多数时候手持文字稿宣读,偶尔才自由发挥。

基金之父的开场白

几乎所有基金业界人士都清楚,王连洲曾任全国人大财经委研究室正局级巡视员,是《证券投资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的首任组长,被业界尊称为“中国基金之父”。据悉,王连洲现担任若干社会职务,主要以学术机构为主。

“余额宝本身就是一只普通的货币基金,具有金融创新意义。”王连洲的开场白简洁明白但直指要害。

王连洲认为,在互联网普及过程中,余额宝借助这一趋势进行金融创新,发展过程中必定存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但首先应认识到其积极的社会意义和作用。对此王连洲主要谈了五点,分别是:推动普惠金融、提升居民理财观念、不会动摇银行存款基础、促进了金融市场完善和客观上推动了监管制度的完善等。

王连洲多次强调,余额宝并没有改变货币市场基金的金融本质,政府应赋予其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同时参会的还有中国社科院专门负责支付清算研究的杨涛。他认为,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提升了公众的金融理财意识并带来了投资便利,但风险提示要做好,应适当淡化公众对收益率的关注,并强调投资的持久性。

杨涛在互联网金融研究领域颇有话语权。他强调,我国尚无完备的市场信用环境,对于金融创新的监管,政策制定者或许还看得不够清晰,因此才介入得不深,是属于一种友好型的监管,而未来的监管手段也不宜太激进。

谨慎中隐含了什么

王连洲出生于1939年,今年已75岁高龄。证券时报记者看到,他随身携带iPadMini,并不时借此浏览信息,而在王连洲的名片背面,竟然印着个人二维码。这或许说明,他对于新鲜事物一直抱有浓厚兴趣,应该也包括当今最热的互联网金融现象。出于身份考虑,王连洲在公开表达很多看法时难免谨慎。不过,在其谨慎的言辞背后,我们发现了值得重视的信息。

王连洲认为,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并不会动摇银行的存款基础。毫无疑问,这一看法针对的是近期甚嚣尘上的“余额宝推高了市场利率”的说法。王连洲指出,那只是一个误解。

他说,从运作机制来看,中国货币市场基金连接了活期存款和银行间协议存款两个市场,主要投资于银行协议存款。也就是说,居民将银行活期存款转移到货币市场基金,货币市场基金再投资于银行协议存款,从整体上看,资金并没有太多流出银行体系,只不过不同市场的利率价格差被打破了。

“从长期来看,货币市场基金和银行存款之间是一种良性竞争。”王连洲指出,为应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挑战,银行会主动加大对服务的改善,研究推出各种创新金融产品。而货币基金将成为促使银行改善服务的催化剂,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宏观理解。

此外,王连洲表示,货币市场基金打通了债券市场和银行存款的通道,扮演了专业化理财工具的重要角色。这一点,与中央一直以来强调要大力发展债券融资市场是完全一致的。这可以促使资金流向更有效率的领域,余额宝们的贡献,不仅不是提升,反而能降低社会资金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