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的锋火销烟:土狼动了贵族的奶酪

发布时间:2014-03-07 分类:行业资讯

2014年,随着苏宁、腾讯加入战局,打着高收益旗帜的互联网金融彻底火了,大量资金逃离至网上,搅得传统金融业鸡犬不宁。

不过,互联网金融仍处于跑马圈地阶段,赔本赚吆喝的不在少数,除余额宝一骑绝尘、理财通来势汹汹外,百度、网易、苏宁等互联网公司的线上理财产品都不温不火。对用户而言,高收益之外,互联网金融的应用价值链和个性化体验,都是重要考量因素。

随着传统银行觉醒并奋起反击,行业利率逐渐回归正常,互联网金融遭遇的阻力将越来越大。互联网金融这把火若要继续烧下去,互联网公司就必须摆脱单纯的“货币基金销售员”的角色,拓宽出路,在业务创新上狠下工夫,这将考验从业者的智慧。

第一章野蛮生长

自余额宝打响互联网金融第一炮之后,各种网上金融理财产品层出不穷,百度百发、网易现金宝、苏宁零钱宝、腾讯理财通等应运而生。

吴女士养成了一个习惯,早上醒来,她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熟练地用手势密码划开支付宝钱包,点击余额宝,查看过去一天的收益。

2012年退休的吴女士做梦都想让积蓄增值。但现实却像匕首一样刺痛着她——炒股一年,她不仅荒废了家务,还赔了3万多元血汗钱。后来,她转为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也小亏了几千元,原因是银行经理欺骗了她,给她推荐了偏股型基金。

有了这两次心得后,她对理财十分谨慎。直到去年11月中旬,儿子每天在餐桌上播报余额宝收益,让吴女士怦然心动,在经过小心翼翼的几次试探后,她逐渐把储蓄转移到余额宝账户。“每天的收益都看得见,从未见过如此贴心的理财。”吴女士欣喜地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

不过,吴女士现在心中又泛起杂念。自余额宝打响互联网金融第一炮之后,各种网上金融理财产品层出不穷,百度百发、网易现金宝、苏宁零钱宝、腾讯理财通等应运而生。她发现,余额宝与其他同类产品相比,收益相对较低,尤其是腾讯的理财通,比余额宝年化收益高出不小,这让她的内心颇为挣扎。

群雄之战

去年6月13日,阿里巴巴推出余额宝线上理财,点燃了互联网金融的战火。余额宝用网民支付宝账户中的沉淀资金去购买货币市场基金,而货币市场基金主要投资于商业银行短期票据、政府债券等低风险货币产品,收益超过银行存款,是投资市场受大规模资金青睐的投资品种。

余额宝诞生以来发展速度惊人,截至2014年1月15日,其规模超过2500亿元,在同类产品中独领风骚。凭此,与其合作的天弘基金,一举超越稳坐行业龙头7年的华夏基金,成为中国第一大基金,在全球货币市场基金中,也能排到第14位。

以前,投资者购买理财产品时,在银行柜台千挑万选,跟业务员磨破嘴皮,最终也难以达成交易。现在,互联网公司的理财产品,缩短了交易流程,简化了发行环节,降低了金融理财产品的门槛,吸引更多人参与。“像我这样毫无理财意识的用户,也感受到了互联网金融实实在在的好处。”吴女士说。

在余额宝的带动下,2013年10月,扛着高收益旗帜的百度百发上线,其理财B产品与华夏现金增利货币基金对接,上线4小时即告销售10亿元,造成网站瘫痪,创下了中国基金业销售记录。其他有流量有用户的互联网公司,如网易、苏宁、腾讯等,也纷纷加入战局。它们推出的线上理财产品的共同特征都是门槛低,收益高于银行同类产品,购买和赎回非常简单高效。

2014年伊始,互联网金融战场上硝烟弥漫,达到了巅峰。1月13日,苏宁理财产品上线公测,取名“零钱宝”,1月15日正式上线。首批支持广发基金“天天红”、汇添富基金“现金宝”两只货币基金。“零钱宝”内资金可随用随取,既可用于苏宁易购购物、生活缴费、信用卡还款,也可以转到易付宝账户或银行卡。

1月15日,对互联网金融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阿里巴巴余额宝规模达到2500亿元,震惊金融界。而就在这一天,它迎来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刚从证监会拿到准生证,腾讯“理财通”就马不停蹄地于当晚22:00展开试运营。在外界看来,腾讯携有着6亿用户的微信介入货币基金,很可能会打破“余额宝”一家独大的局面。

1月中旬到农历年底,“类余额宝”的收益率达到巅峰,就7日年化收益率来看,余额宝超过6.4%,网易“现金宝”为6.5%,百度“百赚”为7%,腾讯“理财通”高达7.3%。

腾讯“理财通”尽管起步较晚,但它已经成为“余额宝”的最大对手。“以前,我们对别人、别的行业呼吁‘天变了’,今天我们发现自己头顶上的天也变了……我们绝对不能轻视这瞬息万变的时代,很有可能是由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的疏忽和不求进步,让2013年成了我们最后一个好年。”2014年1月20日,马云给全体员工致信,以唤起员工警醒,居安思危。

短兵相接

战争交火越来越频繁,理财通以超高的收益,刺激不少用户从余额宝搬家后,马化腾趁热打铁,1月25日晚间推出微信“新年红包”。这款由财付通团队用十多天时间通宵达旦赶出来的应景小产品,借助微信群和朋友圈病毒式传播,几乎一夜之间,令数千万人交出了银行储蓄卡,加入微信支付大军的队列。让豪言“杀到企鹅老家南极去”的马云,有点措手不及。

在物质日益富裕和快节奏的今天,即便地上掉几元钱,很多人也懒得弯腰捡。不过,大年三十晚,长沙资深的电视台编导刘烙,会为在微信群里抢到1元微信红包而兴奋,在群里、圈子里到处炫耀。他告诉《IT时代周刊》记者,春节期间总共抢到160元微信红包,但派出了2000多元微信红包,是典型的入不敷出,但他乐在其中。

“红包金额不在多少,重在参与抢红包过程中的欢乐。尤其在春节,中国人喜欢好彩头,抢到红包代表一年行好运。”刘烙说,“派发红包给人土豪的感觉,而抢的人玩得刺激。”

“茫茫华夏,又是新春,小马驾到。望群内群外,人人兴奋……”网友改编的《沁园春·红包》,道出了微信红包的火热程度。“几乎一夜之间,各界都认为支付宝体系会被微信红包全面超越。体验和产品是如何如何地好……确实厉害!此次‘珍珠港偷袭’计划和执行完美。幸好春节很快过去,后面的日子还很长,但确实让我们教训深刻。”2014年1月29日,马云在其个人来往账户上留下这番言论。从不肯低头认输的马云,这次居然对竞争对手给出极高的褒扬。

在复旦大学副教授邵晓莹看来,微信红包热显示出互联网金融的庞大市场。经此一闹腾,很有可能扭转网民长期形成的移动支付习惯,为理财通铺平了道路,让腾讯有了与阿里巴巴叫板的筹码。“支付宝修路,微信在上面开火车。”支付宝前首席用户体验规划师白鸦道出了其中的可怕。

有消息称,腾讯理财通马年首日绑定1亿张银行卡,完成了支付宝8年才完成的任务。受微信红包刺激,腾讯股价在蛇年的最后3个交易日累计上涨11.05%,总市值突破1万亿港元,超越美国芯片巨头英特尔,在全球科技公司中位居第七位。而马化腾则抢到了最大的红包,身家暴增100亿港元。

这让阿里巴巴坐不住了,日前,其第二款理财产品“元宵理财”(一年定期)上线,主打高收益,预期收益达7%,并且承诺保本保底。未来,阿里巴巴还将推出包括90天以内的短期理财产品“定期宝”等更多产品,以巩固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优势。

不过,有分析师认为,从用户体验来看,理财通与余额宝的差距仍然十分明显。理财通唯一优势是年化收益相对较高,但这种高收益不具备可持续性。一旦用户体量上来,理财通的收益率将回归行业平均水准。这在春节后已经得到了体现,理财通的7日年化收益率已降至6.5%左右,而且一路走低,与同行的差距缩小。

余额宝不好复制,这主要得益于其一站式购物生活平台的强大,不仅培养了用户的消费习性,也便于迅速调动资金。艾瑞公布的去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国内B2C按交易规模计算,天猫的市场份额高达51.1%,苏宁易购为4.4%;在移动客户端,淘宝无线更以76.6%份额占绝对优势,苏宁易购的份额仅为0.8%。而经过多年的发展,支付宝用户已超过6亿,这些用户黏性高,大多忠诚于余额宝。

而除了阿里巴巴和腾讯外,百度、网易、苏宁在这个领域的表现不及预期。理财通作为后进者,虽来势汹汹,但在年化收益差别不大的情况下,叫板支付宝并不容易。微信与生活的关联度仍然偏低,不少网民对其支付的安全性也持怀疑态度。而网易、百度虽有流量,但很难吸引用户扎住,要想打赢互联网金融卡位战,困难重重。

第二章看不见的成本与风险

除了在发行资源投入上不计入成本,为了使产品更有吸引力,一炮打响,各互联网公司都明里暗里实行了补贴政策,造成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普遍收益率高的社会认知。

联网公司最大的资源是流量和用户,这些资源在过去被用来广告收益变现。今天,在互联网金融概念兴起的背景下,它们拿出一部分本可以用来获取收益的流量和用户资源,投入到互联网金融这个充满想象空间的领域中去。

高收益的实质

为什么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收益率那么高,而银行做不到?除了互联网公司进行补贴外,在发行成本上的优势,以及跑马圈地的迫切心情,都是造成这类理财产品收益率相对较高的原因。

易方达基金一位管理层在接受《IT商业新闻网》记者采访时透露,余额宝也好,理财通也罢,并非中间销售环节没有任何成本,而是这种成本看不见,摸不着,无法量化。在他看来,阿里巴巴对支付宝的多年投入,积累了6亿用户,期间烧钱无数,换做任何一家实力强劲的基金公司都消耗不起。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了在发行资源投入上不计入成本,为了使产品更有吸引力,一炮打响,各互联网公司都明里暗里实行了补贴政策,造成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普遍收益率高的社会认知。如果把补贴和隐去不算的资源投入成本加起来,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成本上并不低,收益上则并不高。

出现这种现象,仍源自互联网思维。目前,由于风险控制原因,各互联网公司只能在货币市场基金等低风险理财产品上耕作,如果政策进一步放宽,通过补贴获得的这部分用户,就会成为它们介入互联网金融的宝贵资源。

以余额宝为例,4000万用户只是半年的成果,业界预测,2014年用户数必然超越1亿。理论上,只要政策有松动,马云就可以为这些用户推销证券理财基金、海外投资基金、贵金属交易、民间借贷,甚至私募基金等高收益高风险产品,成为名副其实的网上金融机构。

货币市场基金对于发行方来说,是个苦活、累活,互联网公司只是借此作为一个深度介入金融领域的跳板,它并非要从中获取更多收益,而是觊觎未来收益更高的金融理财产品销售。有金融分析师指出,互联网公司在互联网上充当基金分销窗口的角色,意图用这样一个在传统金融业略显边缘的角色来沉淀用户,图谋未来,这是当前互联网金融的本质特点。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对未来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有清晰认识。

不可不防的风险

余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并非中国首创,早在1999年,美国PayPal公司就与货币市场基金挂钩,将用户沉淀在PayPal账户中的闲置资金用来投资。相比中国时下的互联网金融产品,PayPal的操作更为简单,用户所有资金闲置不用时,都进入货币市场基金账户,需要购买商品时自动赎回。巅峰时,PayPal汇集的长尾资金超过10亿美元。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美联储取消银行为支票和存款账户支付利息,导致这一模式遭遇毁灭性打击。为了挽救这项业务,PayPal虽然放弃了对管理费用的抽取,但仍无力回天,年化收益率跌至0.01%,不得不于2011年进行清盘。

货币市场基金并非绝对安全,尤其是在经济危机下风险更大。这个曾被认为最安全的投资品种,在2008年次贷危机时遭遇重挫。美国历史悠久,排名居首的货币市场基金The Primary Fund,当时净值跌破1美元至0.97美元,随之宣布清盘,引发市场恐慌。当时,中投公司在该基金上投入的53亿美元,能否保本收回都成了问题。最终经过谈判,认定中投公司在清盘前几天已发出赎回指令,优先获得本金返还,才避免造成巨额损失。

安信证券分析师认为,类似的风险未来一定会出现在中国,即货币市场基金跌破净值。而且,还要看中国货币政策的走向,才能断定类余额宝产品的前景。一旦互联网金融发力过猛,危及传统金融业的安全,或造成行业恐慌,监管部门的政令,就会成为套在互联网公司头上的紧箍咒。

余额宝类理财产品的高收益,与客观环境不无关系。2013年,中央对房地产进行宏观调控,导致中国金融业资金面趋紧,银行钱荒蔓延,甚至出现隔夜拆借利率(由于银行间资金短缺或多余,以一天为期限互相拆借资金的利率)飙升几十倍的现象,客观上促成了余额宝等理财产品受到追捧。长远来看,余额宝类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不可能长期与现有利率水平脱节。因为货币市场基金的投资对象,主要为银行短期票据,银行在运作这些资金时付出的收益,最终仍要从储户的资金中获得。如银行存款下降到一定程度,提高存款利率以维持放贷额度是必然的。一个水涨船高的利率水平和收益率,会重挫实体经济。

类余额宝互联网金融产品推出的T+0(可以当天购买,当天赎回)回购服务,在现有金融框架下,本质上仍是一种垫资行为,需要互联网公司有大量的现金流予以支撑。这一切,在政策面和市场情况风和日丽的情况下还好办,万一基本面出现异动,将陷入极大风险之中,进而影响到投资者利益。

类余额宝产品的如意算盘是,在经济危机与货币政策调控到来之前,完成原始的用户积累,培养用户习惯,跻身为金融业重要力量。但这一设想能否实现,要看整个经济大环境的走势,一旦经济动荡或基金公司基本面出现问题,金融安全就将面临重大挑战。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指出,互联网业态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风险结构与传统业务相比,已产生了一定差异,这要求“金融监管水平及时调整,用新办法跟上新变化”。

第三章互联网金融的未来

国有大行进退维谷。一旦跟进,活期存款相当于被货币基金变相“消灭”,这样就推高了银行自身的资金成本;若不跟随,存款规模将会被类似业务不断侵蚀,而且流失的客户很难回来,银行将沦为管道。

互联网金融的高收益以及灵活性,让银行颇为头痛,如果放任下去,银行的存款必定会遭到蚕食,甚至沦为管道,而若推出“类余额宝”产品,银行的利润率将大大下降。互联网金融大热,给银行业敲响了一记警钟,也为它们打开了思路。

传统银行打响保卫战

央行公布去年10月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当月储户存款流失严重,减少8967亿元。彼时就有分析人士称,银行存款流失的背后,是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储户的存款中有一部分流向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中。在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看来,互联网对金融业、证券业、基金业的冲击都是颠覆性的。国有大行进退维谷。一旦跟进,活期存款相当于被货币基金变相“消灭”,这样就推高了银行自身的资金成本;若不跟随,存款规模将会被类似业务不断侵蚀,而且流失的客户很难回来,银行将沦为管道,人们只有存款、取钱时,才会想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广州分行的一位经理对本刊表示,“草根阶层理财意识唤醒,意味着银行高枕无忧的日子一去不复还。而随着互联网金融规模扩大,之前银行的高利差优势也将不复存在。”

在一片喊打喊杀的气氛下,银行业十分狼狈,也试图通过开展一些创新,遏制“类余额宝”的窜起。

2013年12月,平安银行率先打响反击战,推出“平安盈”,对抗“类余额宝”产品,其1月份的年化收益在6%左右。与以往银行理财产品数万元起步的较高门槛不同,“平安盈”一分钱起购,且赎回资金实时到账。

在平安银行的刺激下,2014年初,交通银行推出“货币基金实时提现”业务,一分钱起售,该业务对接交银施罗德、光大保德信和易方达基金等公司旗下的4只货币基金,投资者在交行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和柜台均可实现快速申购和赎回,资金可实时到账。

手握金融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它们切入互联网金融的方式方法,比现有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更深入,更直指要害。然而,在这个领域走得最快的,并非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而是浦发、民生和招行等体量小的银行,它们转向快,历史包袱少,更容易接受新思维。

浦发银行是坚定践行互联网金融理念的先行者,其近场支付(NFC)用户数量已过百万,在移动银行业务的投入上不遗余力。2013年9月,它宣布同腾讯展开战略合作,构建互联网金融生态,包括基金销售、借贷、个人理财等。民生银行则是在北京低调注册了一家名为“民生电商”的公司,注册资本30亿元,主要面向中小微企业及个人提供完善的信息平台、服务平台、撮合平台、做市平台等综合性电商和金融服务。

但也有银行采取消极对抗态度。为了阻止用户购买理财通和余额宝的基金,少部分银行千方百计设置壁垒。记者在用工商银行储蓄卡捆绑理财通和余额宝时,系统提示“填写的手机号码与银行的预留电话号码不一致”,必须要到工商银行柜台更改手机号码,而记者找出开户资料,发现手机号码没有填错。除了故意找茬外,工商银行还设置了十分抠门的交易限额——其对理财通的交易限额,从最初每月最高30万元额度下调了25万元。准备大笔购买理财通的工商银行储蓄卡用户,完全被束缚了手脚。

金融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的创新持支持态度,认为这可促进传统金融业的发展。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就认为,对金融业而言,互联网的影响会更加深刻,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金融业的游戏规则和经营模式,监管部门要持开放心态。而央行副行长刘士余也认为,互联网金融刚起步,还处于观察期,银行没有恐慌。传统银行掌握的数据资源极为丰富,远比阿里、苏宁等以电商信誉为基础的单一数据更有价值,只是缺乏开发和变现的渠道及方式。金融业务的核心是资金交易中介,而非基金销售。即便是货币市场基金,其基础仍扎根于银行业,所获利润来自于银行业吃剩的二手利润。遗憾的是,目前银行与基金公司新推出的货币基金产品,仅仅实现了实时赎回业务,在支付场景和功能上,并未做过多的扩展,而且收益也普遍低于互联网公司的金融产品。

拓宽出路

尽管互联网金融红红火火,但受政策限制,互联网金融目前仅能关注小微业务,从事金融业中的边缘业务,获取较低利润。而占据银行业90%以上业务量和利润的传统金融业务,无法被互联网金融侵蚀,只能说被稍微触动。

“对互联网金融进行长期补贴和成本扶植,既不现实,也不经济。”有金融分析师指出,“打破这个怪圈的唯一方式,就是在遵守规则的情况下,积极寻找市场上的空白点,开拓创新业务,将互联网金融的外延进一步扩大。”

支付宝是个天然的用户聚集地和资金池,但缺陷也很明显。若由支付宝牵头开展民间借贷业务,将小微信贷业务的成功经验移植过来,或许是条不错的出路。

阿里的小微信贷业务,使用阿里平台上的电商数据作为征信(是指专业化的、独立的第三方机构为个人建立信用档案,依法采集、客观记录其信用信息,并依法对外提供信用信息服务的一种活动)依据,省去了后期的财产保全、债务追偿等高成本步骤,是可贵的金融创新。但问题在于,阿里小微能够放大的杠杆作用,依然不足以维持其高成长,引入民间资金与借贷需求相结合,做个中间的交易撮合商,或许是支付宝2014年该做的。

对百度而言,每天金融类的搜索词汇已超过两亿次,这说明网民金融需求旺盛。问题在于,百度还没有提供适应用户需求的金融产品,现有技术条件也不足以将这些需求精准引导至相适应的产品面前。

类余额宝理财产品的收益相差不大,百度理财举着高收益的旗帜,难以扛得更久,这也就是百度理财在经历最初喧嚣后,慢慢回归了平静的原因。解决这个问题,必然要拓宽合作渠道,引进大量第三方金融机构,补足短板。既然是最大的流量入口,百度就可以以金融机构的流量分发平台存在,让金融机构将其作为重要分发入口,并对其形成依赖。

互联网企业拥有强大的线上能力、流量及用户资源,有建立系统和将大数据运用到金融产品中的能力,短板是线下能力明显缺失,金融业务经验不足。拥有从业资质和完备金融产品线的传统金融机构,在金融运作能力上是强项,但线上能力接近于零。只有互联网企业同线下金融机构携起手来,进行资源互补,才是最完美的互联网金融形态,才能解决金融业务运营过程中的效率、安全、产出和成本问题。在这个问题上,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