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背后是高风险信托产品

发布时间:2014-03-07 分类:行业资讯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主持人芮成钢专访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李稻葵教授,节目已在经济信息联播3月5日播出。

芮成钢:李教授,我们想先说一说关于经济增速的话题,其实过去的这一年半或者两年以来,整个西方世界唱衰中国的论调应该说非常强烈,而且这一轮唱衰似乎和以前有着不同的特点,甚至包括一些大的投行和金融机构对于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期,还是和我们不太一样的,您能不能给我们说一说这里面的背景?

李稻葵:国外主要唱衰中国经济的言论根据是什么呢?根据是说中国的信用,就是债扩张太快,所以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速度背后,跟着越来越多的债务的上升,因此很多人讲,包括今年在达沃斯,1月份达沃斯的会议上讲,当前世界经济最大的风险点不是日本,不是欧洲,不是美国,也不是新兴市场国家,就是中国。这个言论很明显是错的。

芮成钢:我们这次在提到政府工作报告有一个新的提法,经济增长的合理区间有上限和下限,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您觉得下限大概在什么位置,如果触及下限,我们有一个什么样的机制来应对?

李稻葵:为什么说西方唱衰论是错的?因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实际上是有底的,就是主观上我们希望有个底。主观上的底是什么呢?就是保障就业,至少要保障一年一千万新增就业,其中至少七百多万给大学毕业生,应该能够基本上达到这么一个要求。从客观上讲有没有条件呢?有条件。毕竟中央财政的信用度是非常高的,中央财政,国家的债仅仅占到GDP15%,只占到15%,还有大量短期增发一点国债的空间,更不用说整个GDP在上涨,这个分母在上涨,分子是国债,只要分子除以分母是稳定的就没问题,因此可以说你的国债能够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上涨,都是稳定的。

芮成钢:万一出现一些特殊情况,包括一些国际的经济形势,欧美的这种金融方面再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导致我们的增速出现比较严重的下滑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应急的措施和准备?

李稻葵:非常客观地讲,现在主要的风险不是来自于国际,因为国际上现在的情况,发达国家基本上是稳定的,而且中国经济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2013年底,咱们GDP按照美元计算是9.2万亿美元,外贸顺差仅仅是2500亿美元,仅仅占到2.8%的水平,国外对我们的影响已经非常小,我们已经是大象,这个大象已经很难被若干个小动物所撼动,主要的风险来自于国内。在国内风险主要是个别的地方政府,可能过去几年扩张过猛,过分依赖土地出让,一旦土地出让速度下降,那么地方债务可能还不清,有可能引起全局性的金融的恐慌,这个风险必须牢牢把它控制住,只要这个风险不出,增长的速度不会出大问题。

芮成钢:我们再来说说国内大家最关心的话题,其实这届政府最核心的目标,一个是保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另外是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质量。说到生活质量,我们就要联想到空气质量,这次克强总理也是明确提出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但有的时候,在向污染宣战的时候,我们的一些做法肯定短期之内会影响到就业,甚至会影响到经济局部的一些领域的增速,比如说我们对油品的质量,如果要提升的话,比如说我们对汽车的使用有更多的限制,都会在短期之内导致一些局部领域经济增速的下滑或者说是失业,这个问题怎么解决?长期来看是可能创造一些新的就业。

李稻葵:这完全应该取决于是以什么方式向污染宣战,向污染宣战可以采取非常被动的方式,比如说把一些落后产能给炸掉、给关掉,这是被动的产能,或者限制我们的生活方式,不让我们出行,减少出行,冬天取暖减少,这是被动的。但是我看现在主要的思路不是被动,而是主动,是改变生产能力,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提升生产能力,让生产能力从黑色的转成绿色的,这个需要投资,这个投资本身就会带动增长点。生活方式也一样,我们的汽车可以逐步逐步地更新淘汰,从现在排污比较高的汽车变成混合动力,甚至于纯电动,这就是新的一轮增长点。所以我倒觉得这一轮我们国家对污染宣战倒是一个增长点,而不是一个增长的抑制点。

芮成钢:您说的这些发展都可能需要时间,但是我们这场跟污染的战役究竟会有多长时间,大家很关心,到底是五年之后雾霾情况出现明显好转,还是十年,还是像很多人说的,看一看其他发达国家的经验可能20年到30年。

李稻葵:这是很好的一个问题,发达国家的确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治理污染的问题,但是我倒认为中国这一轮的治理将会比较快,我看五年之内一定会见效,基本的原因是什么?中国所有的速度都快,经济增长速度是发达国家当时起飞时候的四倍甚至于五倍,而且现在中国不缺资金,也不缺老百姓治理污染的意愿,支付能力是有的,就是缺一个机制设计,设计好这个机制,让部分愿意享受清洁工程的百姓,通过某种方式非常合理、非常自愿地交一部分钱,然后进行技术升级,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比较快的收效。

芮成钢:我们再来和李稻葵教授来探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问题,李老师,您怎么看违约这个事?

李稻葵:这个事总的来说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好事,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到此为止所有的公司债,所有的债券没有出现预约的,这支债券也是经过多次的市场人士的警告,但是很多投资者还不相信,终于违约了。那么下面就是说如何处置这个违约,希望违约不要引起普遍的恐慌,不要让整个市场的风险利率提高。如果风险利率提高的话,将引起整个金融市场的走势,包括股市的走势,总的是好事,但是需要加以应对。

芮成钢:这让我们想起上次中诚信托的这个事件,大家很多对于这种债券,对于股票,对于信托产品等等还存在一些,换句话来说,可能不太成熟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总希望高回报、低风险,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高回报、低风险的投资?

李稻葵:不存在高回报、低风险的,一定是高回报伴随着风险,所以我们的债券投资者没有经历过这种违约,他们始终感受不了,始终不能相信投资于债券会有风险。所以中国人说百闻不如一见,这次能见一次,让投资者知道真正的这些高回报的产品是有风险的,包括支付宝也有风险在里面。

芮成钢:支付宝、余额宝的风险在哪里?

李稻葵:余额宝的风险是背后支撑的资产是一些高风险的信用产品,比如信托产品,那么这个风险单个购买者是不知道的,它也没有完全披露出来。所以表面上看,好像流动性很强,随时可以退出,但是背后的资产却是非常烂的,市场不知道,没有完全的信息披露,所以很可能会造成市场的恐慌,万一某些投资者认为有违约的风险,技术资产有违约风险,那么可能迅速地要撤出,这种的互联网的挤兑比银行的挤兑来得要快得多,影响要大得多,所以这就是支付宝。

芮成钢:所以昨天我们在节目当中也呼吁,一方面要鼓励创新,基于互联网金融创新,另一方面我们的监管要跟上这个速度,跟上这个时代发展,要及时推出相关的监管措施,否则蕴含的风险非常地大。同时在交易的双方,买家、卖家,尤其是卖家要对买家充分披露相关的风险,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让我联想到买房子,房地产投资也是有涨有跌的,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新闻,大家买了房子,一期的房子买了,结果二期房价降了,大家就不愿意了,就要去抗议示威,找开发商算账,这也是一种不成熟的投资心态,所以我们整个这种在投资领域,要逐渐进入一个更加成熟的时期,是不是这样?

李稻葵:是的,投资者作为甲方,必须有那种认输、守规则的心态和行为,那么乙方,拿了投资者的钱去投资的乙方必须要披露信息,必须要走各种各样风险控制机制,而它能不能够披露信息、信息披露真不真、有没有相应的风险控制的机制,这就得靠第三方,靠监管机构,靠政府来介入,强制性地限制他的行为,这就是现在市场经济的基础。

芮成钢:市场经济的基础。我们最近听到一个词叫“刚性兑付”,信托产品到期之后,信托公司要兜底,必须给投资者本金加收益,如果不能如期兑付,信托公司要兜底,这个事情您怎么看?

李稻葵:这种说法实际是违背债券市场,或者信托市场最基本的原则。刚性兑付实际上指的是一种现象,而不是市场应该运行的规则,必须改变。(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