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大力发展普惠金融

发布时间:2014-03-11 分类:行业资讯

“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 始用于联合国2005年宣传小额信贷年时的普惠金融概念,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后,犹如一夜春风,不仅吹开了原本犹抱琵琶的小贷公司、P2P平台、担保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半边面纱,也吹遍了各个地区和各大领域,于是,凡有饮水处,皆谈普惠。

普惠金融是一种理念,“inclusive”本身就暗含着“包容的”意义,这就赋予普惠金融这个词一种惠及普通大众,涵盖社会各个层面的含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一种感召。但凡感召,都是要沁人心脾的、随风潜入的、循序渐进的,我们欣慰的看到,确实有很多企业在脚踏实地的践行普惠金融,但是从报章杂志和街头巷尾瞬间燃起的热情来看,有些企业的反映就像服用了特效药,反而令人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并不是毫无来由。仅从金融领域而言,这种特效药并不是第一次在临床中出现。

从监管层提出要支持小微企业开始,各家金融机构就开始相继打出“小微”牌。不可否认的是,经过几年的探索和努力,银行在小微金融方面的突破确实可圈可点,民生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等银行的转型,也让不少银行真正开始意识到,原本忽略的看似不起眼的石头,原来是块金矿。但是在最初这块金矿石还没有显现出其价值的时候,银行们的小微牌显然打的有些心不在焉。

业内人士曾透露,很多银行的小微企业客户,都是大企业的子公司,在划分标准上也不清不楚,一个银行眼中的小企业,很可能可以买下一个区的商铺,这还是保守估计。

再联想到国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从银监会出台《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实施意见》支持民间资本参与村镇银行发起设立或增资扩股开始,一大批企业表示要参与设立村镇银行。

去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被提出,又一阵民营银行潮被掀起。

在这些申办民营银行的上市公司当中,确实有企业真想做银行,能与其主营业务形成协同效应。而另一些则是希望分享银行的高收益。这两种都可视作“真情”,而另有一些企业则是“假意”了。数据显示,民营银行提出后的一个多月,概念所涉及的二十余家上市公司中,仅8家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另有一家浙江广厦涨跌持平外,其余上市公司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多家上市公司一个月内股价涨幅超过40%,最高达61.28%。但是很多公司在以后则没有了下文。

而今,普惠金融再次突然高热,又有多少人是大喊普惠之名而无普惠之实,或借普惠之名行惠己之实,更有甚者行违规之实,恐怕需要监管层再三擦亮双眼,莫让这温暖人心的感召成为阳奉阴违的招牌,莫让东郭先生寒了真正乐手的心。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行监事梅兴保:互联网金融是普惠金融先行者 

梅兴保表示,从要让弱势群体能够享受到金融改革发展的成果,享受到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成果这方面来说,互联网金融是普惠金融的先行者。他指出,普惠金融实际上是包容金融的一种新概括,它使我们的金融服务惠及到各个层面。特别是惠及到弱势群体,或者说金融服务的范围要能够覆盖到所有的消费层次。就我国来说,弱势群体主要是农民,包括城市中间的打工者,或者低收入人群。目前,互联网金融与我们广大农村用不上互联网的农民还有着很大差距。希望互联网能够面向农民打工者,研发出类似于傻瓜照相机这样的线上工具,让他们能够很好地使用。

全国政协委员、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互联网金融增强金融普惠性 

杨凯生表示,互联网金融对增强金融的普惠性是有意义的,这也是必然性,互联网金融应该与传统金融机互相融合、互相支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还要加强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应大力发展普惠金融 

马蔚华委员呼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扩展金融服务的受益面。首先,放宽市场准入。支持社区银行、村镇银行、信用合作社、资金互助社、小额信贷、消费金融、融资租赁等各类“草根”金融机构发展,鼓励大中型金融机构稳定或适当增设县乡社区的基层网点。其次,加强政策引导。可对银行发放涉及普惠金融的贷款在信贷总量、风险权重、不良贷款容忍度、坏账核销等方面实施差异化的支持政策。第三,鼓励金融创新,完善金融监管。最后,推进信用体系建设。

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普惠金融弥补金融体系不足

郭广昌认为,包括余额宝以及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P2P借贷平台等新型普惠金融业态纷纷开始与互联网结合,在我国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极大弥补了我国金融体系的不足。对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的监管重点并不在于限制或新建一套监管体系,而是在于创新和跨部门协调。(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