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息网贷步步套牢投资客

发布时间:2014-03-12 分类:行业资讯

2014年2月26日,安徽省邹城市的受害人张泰(化名)致电本报,称他投资的几个网贷平台有打着网贷旗号搞非法集资的嫌疑。如今张泰投钱最多的3个平台均出现问题,这不但让他毕生积蓄化为乌有,还背上了五十多万的债务。而其中一个叫徽州贷的平台让他损失最为惨重,目前其老板已被警方控制。

40万元两个月挣了几万块利息 张泰住在邹城市,像许多当地人一样,依赖着这里的煤矿企业为生。张泰是矿上一名负责生产安全的工程师,记者见到他时,这个男人微微驼背,眉头紧锁,一个大大的愁字写在脸上,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让他倾家荡产的网贷。 2013年5月份,张泰无意中看到电视里关于网贷平台的报道,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开始从网上搜索网贷平台的信息。 “在网上搜索一下就出来各种各样的平台,什么人人贷、红岭创投之类的。根本不知道哪个好。”张泰说。 虽然张泰心里很忐忑,但是在利息高出银行很多倍的诱惑下,他选择了尝试。2013年6月份,张泰从存款中拿出几万块,选择了一个月息1分5的网贷平台投下第一笔钱,这要比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高出许多倍。张泰尝到了甜头,他逐步将存在银行里到期的存款和买理财产品的钱转移到网贷平台中,陆续投了四十万,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就挣了几万块钱的利息。 “我干工程师,一年收入才5万左右,这样挣钱比上班轻松多了,而且最初挣钱、提取都很顺利,我就放松了警惕,开始寻找利息更高的网贷平台。”谈起这种转变,张泰感慨万分。 超20%的利息让他忽视了风险 高息的平台并不是一下就能找到的,张泰将目光投向了一些专门介绍和评价网贷平台的第三方网站,“最出名的大概是网贷之家吧。”随后他在几个高息的网贷平台中投了110多万,其中就有让他痛苦不堪的徽州贷。 记者在网站上看到,徽州贷称其为借贷双方的中介机构,并遵循P2P网络借贷的基本原则,即徽州贷平台作为中介方,将有融资需求的、真实有效的第三方借款人和广大投资者进行借贷撮合,投资者将资金充值到徽州贷,由徽州贷放款至第三方借款人。 到期后,第三方借款人归还本金及利息,投资人收回本金和应得收益,而平台在此过程中对第三方借款人进行风险管理控制并收取管理费等佣金,并承诺如第三方借款人逾期未归还,由徽州贷于逾期次日垫付所有投资者应得的本金和收益。 正是由于之前的收益和有这样的保证,让张泰忽视了风险,“我对网贷平台的认识有偏差,一直追着高息,认为没有风险。” 2013年8月左右,张泰把钱投进了徽州贷,那时的利息曾超过20%,一个标的时间在1-3个月不等,投资之初他也赚到了钱。2013年8月份的时候,徽州贷曾出过一次问题,投资人的钱一度提不出来,但没过多久徽州贷就把钱发给大家了,他也就没放在心上。 张泰投资的另外一个网贷平台曾组织一些投资比较多的人去当地考察,“一位南京的投资者听说我把钱都投进去的时候非常诧异,告诉我这里面风险很高。”但是这样的警告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从存款50万到欠款50万 到2013年11月10日,这家当年1月开业的年轻平台开始出现拒绝将投资人已投资到期的资金兑付给投资人的情况,此时也正是开始集中出现网贷平台关停和无法提现等情况的时期。 在那之后,徽州贷平台官方没有做出任何解释,直到2013年11月23日,徽州贷推出“按投资人投资总额的1%的方式限制提现”的条款。但到了2月,徽州贷连这一条款也已不能执行,发生多次违约行为,至于“100%本息保障和逾期一天垫付”的承诺更不用提。 张泰的110万,按照他的说法,有一半左右是二十多年工作攒下来的,还有一半左右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他将钱大致分成三份,投资在不同的平台降低风险,尽管如此,张泰还是没能躲过去。 “另外两个平台的情况也不好,但还能提钱,徽州贷里面有16万提不出来,绝大多数的钱都陷在网贷平台里面了,现在光每个月还借款的利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用。”张泰说。 张泰坦言感觉非常痛苦,他说这样的情况自己也不敢跟家里人说,说了只能是落下埋怨,而且家人也没法帮助自己分担这样的事情。自己每天频繁地看这几个群,关注事情的进展。 “为这事,感觉要少活几十年。”张泰感慨道。

来源:齐鲁晚报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