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回应消费者四大质疑

发布时间:2014-03-12 分类:行业资讯

质疑一:风险提示不完备 余额宝:关于余额宝类产品的风险提示,如果监管部门将来对全行业作出要求,对产品的每一个环节都提示风险,余额宝一定会按照行业监管要求执行风险提示。 质疑二:“敢用敢赔”是否只是幌子 余额宝:目前转入余额宝资金由平安保险承保,被盗100%赔付,赔付无上限。 质疑三:高收益是否能保证 很多用户是在余额宝收益率高企的时候开始关注余额宝的,事实上,刚开始使用余额宝的用户清楚,余额宝刚开始的收益率在4%至5%之间,余额宝主要投资的是银行间协议存款,由于2013年末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使得收益率升高,现在收益下滑只能说是回归正常水平。 质疑四:余额宝是否有监管 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中国消费者协会(以下简称中消协)近日依据调查结果,公布了2013年“让消费者更有力量”年度十大事件,其中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上榜。 中消协称,2013年6月13日,阿里巴巴旗下的“余额宝”开始运行,6天即突破百万用户。一时间互联网金融迅速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议题,可以预见在未来发展的态势中,互联网金融正裹挟着巨大能量,成为传统金融的变革者,对传统金融模式将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但在这股洪流中,消费者的个人隐私保护、资金安全、风险控制等方面,还有很多监管空白地带。这也是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后将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就消费者关注的资金安全、信息披露等四大问题向支付宝公司进行了求证,支付宝公司公关经理朱建进行了回应。 质疑一:风险提示不完备 2013年6月余额宝刚上线时,支付宝、余额宝的官方主页上详细列明了其种种优势:收益高,是银行活期利率的14倍;使用方便,可实时用于网上购物支付、转账等;安全有保障,资金被盗全额补偿,万无一失;余额宝理论上存在亏损可能,但从历史数据来看收益稳定风险极小。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两会期间表示,目前,市面上“宝宝们”存在的最大问题,第一是误导性宣传,对客户承诺产品无风险、高收益,有的机构为了兑现承诺的收益,甚至还倒贴客户。这种行为,违背金融规定,不利于建立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宝宝们”的经营风险,是“T+0”赎回和基金资金运用的期限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教授黄震则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一些没有法律规范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甚至出现100%的担保、没有风险意识的宣传,个人觉得是大有问题的,因为互联网金融交易结构设计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存在风险,这需要卖方去进一步加以细化、充分提示,且每个环节都要提示一次。 朱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当初之所以把余额宝的收益与银行存款作比较,是因为这是基金行业内的通行做法,而且也没有监管部门强制要求提示风险。现在余额宝已经对此种宣传作了修改。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现在余额宝的页面上已经没有了与银行利率比较的说法,改为“转入余额宝,天天可以赚收益”;页面下方还加有“货币基金不等同于银行存款,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的小字。 朱建说,关于余额宝类产品的风险提示,如果监管部门将来对全行业作出要求,对产品的每一个环节都提示风险,余额宝一定会按照行业监管要求执行风险提示。 对于余额宝等类“宝宝”的发展,黄震则建议,在产品设计阶段,适用性阶段、合同的起草阶段等,都应该让消费者有参与的机会,有跟金融机构博弈的机会等,从而把这个金融消费者的保护问题往前移,有关的法律问题可能让大家更早地知道。 质疑二:“敢用敢赔”是否只是幌子 银率网分析师团队曾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作为一项收益与其他金融产品相挂钩的金融理财产品,且由支付宝代为保管、管理的互联网账户,其收益风险与网络技术风险并存。支付宝推出的余额宝与支付宝账户绑定,因此不法分子只需要盗用用户的支付宝账户就可以动用其账户中的资金,包括支付宝的余额资金、余额宝中的资金和绑定的快捷支付账户。 余额宝上线4个月左右,曾有账户被盗用户质疑其“敢用敢赔”的承诺只是个幌子。因为当时余额宝方面一直强调,支付宝提供的是补偿,补偿并不代表用户的资金损失应归责支付宝,而用户使用余额宝所必须签订的《余额宝服务协议》中提及“能否得到补偿及具体金额取决于支付宝自身独立的判断”。 北京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葛友山就此问题曾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支付平台提供者有义务保障平台使用者的交易安全和财产安全,使用者遭受损失可以求偿。尽管支付宝方面强调这是“补偿”,事实上就是“赔偿”。 而针对“能否得到补偿及具体金额取决于支付宝自身独立的判断”这一格式条款,葛友山认为依据该条款的规定,“是否赔,赔多少”都由单方说了算,显失公平,属于“免除自身义务,加重对方责任”的范畴,依据合同法,这一条款应属无效条款。 朱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一条款已作出修改,目前转入余额宝资金由平安保险承保,如被盗100%赔付,赔付无上限。 至于目前赔付金额和获得赔偿的人数,朱建表示涉及商业秘密不便透露。 他特别向法治周末记者强调,所有账户被盗或者丢失的用户都得到了赔付,因为支付宝给予余额宝的是最高安全承诺。 法治周末记者在《支付宝服务协议》中看到,之前“能否得到补偿及具体金额取决于支付宝自身独立的判断”的条款被修改为“您应在知悉发生损失后及时通知支付宝并按要求提交相关的申请材料和证明文件,支付宝将通过自行补偿或保险公司赔偿的方式处理您的申请。具体处理方式由支付宝自行选择决定,支付宝承诺不会因此损害您的合法权益”。 质疑三:高收益是否能保证 近日,余额宝年化收益率跌破6%引起用户的广泛关注。 “收益波动是正常情况。”朱建说。 朱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很多用户是在余额宝收益率高企的时候开始关注余额宝的,事实上,刚开始使用余额宝的用户清楚,余额宝刚开始的收益率在4%至5%之间,余额宝主要投资的是银行间协议存款,由于2013年年末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使得收益率升高,现在收益下滑只能说是回归正常水平。 余额宝的管理人,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经理王登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余额宝收益率的下降和短期货币市场的利率高度相关。之前的高收益率,叠加了春节因素和年末因素,春节后资金回流,再加上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以及从银行表内需求旺盛,表外需求不足等,都引发了协议存款的利率下降。 “目前一个月的存款利率不到4%,春节前是超过7%的收益。通常二三月份资金面宽松,短期内货币基金的收益率还会继续下降。”王登峰说。 王登峰同时表示,互联网货币基金流动性必须放在第一位,收益是取决于市场的。余额宝从未追求收益率。货币基金的本源是,低风险、低收益、高流动性。 质疑四:余额宝是否有监管 对于针对余额宝类互联网金融产品不断高涨的监管呼声,朱建向法治周末记者坦言他们感觉有些无奈。 “我们一直都在监管部门的有效监管之下,监管部门多次来调研,而且我们还强调自律。”朱建说。 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在其个人微博中称:“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政策研究室主任高红冰近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参加的一场有关余额宝法律监管问题的研讨会上公开表示,“支付宝服从央行2号令、服从证监会基金管理办法,支付宝遵从所有央行规定,又获得基金支付许可证。天弘基金申报证监会基金部获得批准,而后发行销售货币基金产品。从监管来看,支付宝和天弘基金,一个由央行监管,一个由证监会监管。” 高红冰表示,一直以来,监管部门用包容、务实、开放的心态看待小宝宝的。“一款产品出来,其出发点、合规性、坚守为消费者服务的理念,不至于偏离主管部门政策太远,我们心里有数。” 黄震则称,余额宝是发展的比较快,他们不如传统的金融机构有专门的监管机构和监管法则,之所以“求监管”,不是说明其已经发展到无法无天的状态,而是中国人传统的理解金融的思维定式和分业监管的思维格局作祟。所谓隔行如隔山,外行看不到法律界的一些规制,事实上,其设计者们都是充分考虑了现有的法律环境和现有的监管者可能会施加的影响。 来源:法治周末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