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操纵案持续发酵

发布时间:2014-03-13 分类:行业资讯

今年以来,外汇、黄金等金融市场操纵案持续发酵,引发市场关注。上周二,一位纽约黄金投资者向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起诉巴克莱、德银等五家银行,指控他们操纵伦敦黄金定盘价。次日,在大西洋彼岸,英国央行卷入外汇市场操纵丑闻中,目前该行已暂停了一名员工的工作,并就央行官员曾纵容或知悉操纵外汇市场行为的指控开启新的调查。本周二该行行长卡尼在接受国会下院财政特别委员会质询时表示,将专门增设一位负责银行和市场的副行长职位,预计新监管架构细节会在本月18日公布。

在全球经济金融联系日益密切的今天,若有“老鼠”操纵市场牟利,无疑会损害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投资者的利益。因此,如何杜绝“老鼠”操纵已成为市场普遍关心的问题。对此,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国际金融系主任张碧琼教授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少数大型金融机构对定价权的垄断和自身利益驱动是操纵行为产生的根源,这导致市场效率低下,损害了公平。“操纵者在和监管者玩‘猫鼠游戏’。”她表示。要终结这一游戏,她的建议是首先要加大对操纵行为的处罚力度;其次要完善监管架构和监管规则,提高定价透明度;最后,从根本上说,各国要向反垄断和分散定价权方向努力,尽管分拆大型金融机构的业务面临重重困难。

其实,国际大型金融机构操纵市场的行为,在利率市场已经得到证实。早在2011年,由美国司法部和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牵头,包括英国、日本、欧盟等监管部门在内,对金融危机期间银行内部及银行之间是否操纵伦敦银行间拆借利率(Libor)等基准利率进行调查。最终包括德意志银行、法国兴业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摩根大通等被处以高额罚款。

目前,全球范围内针对外汇和黄金等贵金属的市场操纵调查正在进行中。针对外汇市场不当交易行为的调查始于去年4月,主要是审定交易员是否串通操纵了关键基价的行为。据悉,去年以来,部分交易员被监管当局指控在执行客户外汇交易指令之前抢先自行交易为私人账户牟利,以及与他国或者他行交易员串通操纵基准汇率。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美国、英国、瑞士、中国香港及新加坡监管当局已经介入调查,至少有10家金融机构的超过20名交易员已经被强制休假、停职或解雇。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3月CFTC内部就曾讨论伦敦金银价格是否被操纵。目前,德国监管机构在过去几个月已数次进入德意志银行展开调查,英国监管机构也已就可能的伦敦黄金定盘价内幕交易案展开初步调查。据悉,黄金的价格基于伦敦定盘价制度,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巴克莱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五家银行通过电话会议每天早晚(伦敦时间上午10:30和下午3:00)两次确定黄金价格。有咨询机构研究发现,每日两次的电话会议前,金价都会上涨或下跌,而在会议结束后,金价波动状态与会前相仿,然后又会出现急剧的逆向波动,显示出黄金定价可能存在“串通行为”。德国监管机构曾表示,金银等贵金属操纵比LIBOR丑闻更严重。

对于利率以及汇率和贵金属市场接连爆出操纵丑闻,张碧琼认为,这些市场操作行为的存在有着相似的原因。一方面,少数大型金融机构能够操纵市场。她介绍,外汇、黄金等现货市场价格的形成依赖于柜台交易,即这些垄断者通过询价制定出价格,制度性因素使他们可以操纵价格。另一方面,这些大型金融机构有理由操纵。目前,参与定价的银行既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受利益驱动,他们有动机操纵价格牟利。

张碧琼分析,操纵价格不正当谋利显然是不公平的,这是“老鼠”行为,必然损害其他投资者的利益。拥有内幕消息的少数大型金融机构,作为知情者控制价格是反市场经济的,是不公平的。同时,操纵价格也造成价格扭曲,市场配置资源效率降低,对全球经济金融稳定发展都是不利的。监管部门要大力打击这些“老鼠”。

记者注意到,在获取充足证据后,欧盟对参与操纵Libor的8家银行罚款约17.1亿欧元。对于该种处理方式,张碧琼称,“目前大家在玩‘猫鼠游戏’,操纵者是老鼠,监管者是猫,罚款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她认为,要根除市场操纵行为不是用一种方法或者在短期内能实现的,必须出“重拳”、“组合拳”,并持之以恒。

首先,要加大对操纵行为的处罚力度。与其他领域犯罪相比,经济领域犯罪的处罚要相对模糊。因此,必须提高操纵者的违规成本,如加大处罚力度,将违规者永远排斥在金融市场外等。其次,要完善监管架构和监管规则,提高定价透明度。监管机构要制定详细的监管规则,并要求少数大型金融机构严格落实,以提高定价透明度。有市场人士分析,定价透明度的提高一方面可以防止操纵行为,另一方面也可避免人们误认为操纵行为的存在。最后,从根本上说,要打破少数金融机构对定价权的垄断。欧洲货币机构投资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巴克莱银行和瑞银控制了全球超过一半的外汇交易。张碧琼分析,一些大型银行经手大量的买卖交易,在市场中有影响力是很自然的。分散定价权可能需要分拆大型银行的业务,虽然很难做到,但要朝着反垄断的方向努力,这是一个政府与市场博弈的过程。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