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家国有银行夹击余额宝

发布时间:2014-03-13 分类:行业资讯

5000亿余额宝动了谁的奶酪?天弘独家披露应对封杀对策

“这算什么,余额宝撑死了也就达到万亿规模,银行光个人存款就40多万亿,这根本算不上博弈,双方力量相当才叫博弈!”对于银行发难余额宝,沪上某第三方平台人士不服地表示。

然而,对于银行来说,这个理还不太一样。截至记者发稿,已有3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表示余额宝等各类货币基金进行协存交易。

数据显示,虽然2013年余额宝规模剧增至1853亿元,但是该年银行间单位存款和个人存款分别达到52.08万亿和46.65万亿,均较年初有一定程度增长。

那么,银行一直高呼余额宝抢了他的奶酪,余额宝到底影响了银行哪部分利益?

银行余额宝利益之争

余额宝从诞生之日起就与银行之间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在投资对象上,银行的协议存款是目前余额宝等货币基金最主要的投资品,对于互联网货币基金而言,个人用户实时赎回到账的需求也使得余额宝等在投资上严重依赖协议存款,他们将90%以上资产投资于40天期限内的协议存款,以保证流动性需求。

活期利息0.35%,定期利息3.5%,而余额宝同样是存款,利息却高达6%以上,不但享受活期的便利,更享受着双倍定期的利息。

一般来说基金在银行的协议存款均算作同业业务,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余额宝也是走了同业这条路,天弘方面也确认,这件事此前银行都已经定性。

矛盾点在于,银行此前给予的高协存利息是针对大额资金客户,而余额宝则通过累积低净值客户的资金从而享受高净值客户的利息,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等于余额宝的8100万客户拿着微少的资金到银行要求6%的利息一样。

这也正是银行所愤怒的地方。

但是,不得不考虑到,余额宝本质就是一只货币基金,而货币基金与银行的关系已经有了很长的磨合。银行渠道销售出去的货币基金,最终还是以投资协议存款的形式回流银行体系内。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银行才会与货币基金定下各种互惠互利的原则,例如提前支取不罚息,享受同业业务的利息等。

所以沪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副总也对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肯定地表示,余额宝这么高的收益并不违规。“确实是合法的,他利用了政策的不完善,其实余额宝把储蓄存款搬出来之后再回到银行,他不应该享受同业存款,但银行为了吸收存款不得不接受这些资金。”

而为何在众多货币基金中仅余额宝受到银行排挤呢?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的增长速度过快,已经逐渐威胁到银行。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余额宝规模翻了50多倍,最新数据显示余额宝客户数量超过8100万,规模接近5000亿元。

“余额宝最大的作用是唤醒了把钱放在银行、换取微不足道的活期利息的那些储蓄人的意识。把钱放在余额宝,不管一千两千都可以获得相对高额收益,而且便捷性也比银行好。这个就不得了,天下有多少存款啊。”上述副总解释道。

这也就是此前业界一直公认的真理——得屌丝者得天下。

但规模效应对互联网来说并不有效,银行是靠利差赚钱,而贷款对象都是机构,即使这样,你看哪个银行愿意做小微企业贷款?

当货币基金抱上了互联网这条大腿后,这样的局面越发严峻。不难看到,天弘增利宝此前规模一直在百亿以下浮动,与支付宝合作后直奔5000亿;华夏财富宝规模一直未破100亿,腾讯介入后,直接翻了数倍。此外,嘉实、广发、易方达等都从电商平台得到了一定量的规模增长。

正因为电商平台的大规模介入,抢食大量储户的资金,天天为揽储发愁的银行不得不独自面对“不平等条约”,当然希望改改规矩了。

“这是其中一点,更重要的是余额宝改变了银行相对较低的效率,银行一直是朝南坐,余额宝迫使银行去改变,面对竞争压力银行不得不谋求变化。”上述副总分析道。

银行反击,余额宝利率下降

正因为如此,银行开始反击。

2月26日晚间业内发出消息称,近期银行业协会召集的银行存款自律规范措施研讨会上,银行业人士和专家建议银行维护金融秩序,对余额宝等货币基金所投资协议存款取消提前支取不罚息的红利。

该消息称,应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从这两点来看,银行开始希望拿回自己更多的话语权,而这一旦成真,对余额宝等货币基金将带来不小的打击。

将余额宝等货币基金定性为同业业务这是银行一开始就定下的,如今希望改变,就是想逼迫余额宝改变目前的状态,甚至放弃一些谈判中的话语权。

一旦提前支取后货币基金将被罚息,或只能获得活期利息,货币基金面临的风险将大幅度上升,收益是首当其冲的。

我们来看一下最近的余额宝收益,在3月1日前,今年来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均高于6%,平均在6.2%-6.4%之间,而在3月2日当天跌破6%,为5.97%,近几日持续下跌,截至3月6日当天的数据,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仅为5.835%。

但是业内人士丝毫没有表现出异样,称货币基金收益下降是必然的趋势。“我们也向投资者表态,6%不是常态,接下来仍会下降。”天弘方面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甚至有业内人士表示,余额宝最终收益将会达到一年期定存。“高于活期小于等于定期,应该是余额宝合适的收益。”

本质上来说,银行这番作为的背后是有一定想法的。想揽到更多的客户,最根本的就是收益,而针对收益,无非就是两点,拔高自身收益,做不到就只能压低余额宝收益。

“如果他这么做,对货币基金的收益肯定是有影响的。协议存款和同业存款的区别呢,同业存款是不计存贷比,要算做一般性存款是比较难的。而且基金算作同业存款,是有这样一个法律法规的。你现在要改就是把这个法规改了,要不然就是违法。”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电商总监对记者坦言。

此外,若是计入一般存款,那基金公司在T+0上的应用将会更加的艰难,公司垫资的额度将不断拔高。

如果银行真叫停这一政策红利,余额宝等货币基金必须对所投资资产组合进行调整,重新进行资产配置,寻找其他流动性高的资产。

一接近天弘基金的人士对记者坦言,如果银行真的做出这样的情况,货币基金的投资标的就会改变,债券和保险将会替代协议存款。

天弘基金方面也回复记者:“我们本身都是在做应对工作,我们对不同政策的出台都做过情景模拟,现在的准备都是比较充分的,考虑的内容也是比较多的。所以我们现在在缩短周期,加大债券的配置,提高流动性到期的偿付能力,一方面根据政策环境,一方面根据市场的状况。”

另外针对T+0带来的压力,天弘基金则表示,公司从未在T+0上垫付过一分钱。“我们跟其他公司所谓的T+0的方式有本质的区别,因为我们整个业务模式,是基于阿里、支付宝构建的独立于央行大小额系统,和独立于银联清算网络的平台。我们也是每季度都会进行这种演练,发生极端情况下怎么处置啊,跟各个银行之间的合作怎么配合,都是在预期和可控范围之内。”

国富方面也表示,并没有影响,“一个新业务的出现一定会引起讨论,余额宝业务发展迅猛,说明本质上是符合投资者需求的产品。而讨论会促进业务更加完善,有利于规避潜在的风险,对未来的发展也更有利。”

3家国有银行夹击,多方撑腰余额宝

截至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发稿,业内已有3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表示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基金进行协存交易。“这等于是大银行在革自己的命啊。”沪上某第三方平台人士惊呼。

两会期间,不少人士已经发布了对余额宝的看法。

谢卫(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副总经理)、闫冰竹(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7.33, -0.02, -0.27%)董事长)、吴焰(全国政协委员、人保集团董事长)、杨凯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商银行(3.33, 0.00, 0.00%)前行长)等均对余额宝表达了一定的观点,核心观点均为要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

蔡鄂生(全国政协委员、原银监会副主席)更是表示互联网金融需要发展的过程,不要把支付宝、余额宝与银行对立起来,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新事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更是表示,不会取缔余额宝,对余额宝等金融业务的监管政策会更加完善。

但是谁都没能想到,银行会选在这个时候发难。“原以为银行是打算向高层发难,再由高层发文改革的,没想到银行自己就做了。”沪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感慨。

而上述第三方平台人士更是不服地表示,“这算什么,余额宝撑死了也就达到万亿规模,银行光个人存款就40多万亿,这根本算不上博弈,双方力量相当才叫博弈!”

“中小银行目前还没行动,但是一定也在找机会,接下来一段时间,将成为余额宝最关键的时期,如果让银行全面封锁协存交易,那余额宝接下来的日子便不好过了。”沪上一基金公司副总总结道。

数据显示并未影响

余额宝若是对银行有影响,最大的冲击应该是影响到了银行的储蓄资源,原本存款在银行的客户都跑到余额宝中了。

最后的结果多半是两败俱伤,银行大肆攻击,从政策制度上抵制余额宝,从而造成投资者赎回,天弘规模下降,天弘原本这家公司靠的就只是余额宝这一只基金,如果这只基金毁了,那天弘就没有优势了,另外,这不可能只是针对余额宝一家的,互联网电商也将受到大幅影响。

但是银行方面也并非好受,基民赎回的天弘基金说到底还是银行的资金,5000亿元大规模,就算只赎回1000亿元,对银行资金的缺口也是很大的冲击,其他货币基金如果一窝蜂都上,那对于银行方面来说就是自杀了,加上如果基金一同抵制不投协存,那银行每年的同业业务将下降到一个惊人的数值。

但是仔细思考,余额宝真的对银行造成影响了吗?

我们来看这样一组数据,由于余额宝是2013年6月成立,我们将时间轴缩短至2013年下半年。2013年7月,银行间活期存款总额19.95万亿,8月,20.14万亿,到年底,也达到21.66万亿。定期存款,7月、8月和12月的总额分别为14.33万亿、14.47万亿和14.75万亿。这些均为单位存款,而2013年全年银行间单位存款和个人存款分别达到52.08万亿和46.65万亿,均较年初有一定程度增长。

因此,从目前看,这场围绕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存款属性的争议,更像是两个行业针对互联网金融这个市场的份额的一场博弈。

“银行方面可能并未得到什么冲击,你说余额宝的规模对银行有影响,别说余额宝现在就四五千亿,你就算给他1万亿,都不会对银行造成影响,更何况到不到得了1万亿还是个问号。”沪上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分析道。

其认为余额宝对银行的冲击可能更多在于服务方面,“余额宝改变了银行的规则,本来在利率市场化下,如果银行能给出和余额宝差不多的利息,投资者还是会信任银行的,当然6%是不现实的,银行也维持不住。”

说到底,还是互联网改变了金融,原本银行的日子过得有条不紊,相互竞争,几个寡头垄断,但互联网金融这样一条鲶鱼进入后,彻底打乱了银行的阵脚。

“其实在前几年货币收益都不高,也就是到2012年11年底才有了4%,那几年理财产品卖得多火啊,如果你现在重新回到4%,银行理财产品就又起来了。”上述华南电商人士给了这样一个回答。

目前余额宝面临的问题更多的是制度的完善与适度的监管,虽然支付宝方面对外宣称自余额宝成立以来已经接受不下40次的监管与抽查,但是仍不能否认,在互联网金融这一块,监管层仍需要制定完善的制度。

来源:东北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