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去哪儿 互联网金融重新定义46万亿存款

发布时间:2014-02-18 分类:行业资讯

马年开局,中信银行大改蛇年萎靡,在节后的5个交易日里实现五连涨,上涨了37.12%,一飞冲天带领整个银行板块全线走牛,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市场异动,政策面发生了什么?2月13日答案揭晓,央行主管的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协会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关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有关事项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该《通知》签署时间显示为2014年1月26日,16家A股上市银行也悉数在内。 央行规范理财产品投资银行间债市,这被市场广泛解读为利好银行股。然而,高调回归A股的“私募教父”赵丹阳却给银行股泼了一大盆冷水,表示自己不会买银行股,理由是:“我不太担心中国银行股的坏账问题,倒是担心互联网创新对银行业的冲击。” 在微信红包大显神威之后,2月14日,阿里、腾讯两大互联网金融巨头“约战”元宵节,一款名为“元宵节保险理财产品”吸引了222万人的眼球,5.8亿元的额度3分钟内被抢购一空,两款产品销售金额超过8.8亿元。同一天,腾讯首只互联网权益类基金产品“定投宝”通过银河证券及另外26家代销券商也正式发行。 “余额宝们已经显著冲击到传统银行的储蓄业务。”某国有大行北京分行人士激动地称。此时,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激战正酣,银行的央妈将如何应对这场金融业态的大变革? 抢夺46万亿存款 据公开报道,1月前20天,工农中建四大行新增人民币贷款投放已达4400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3000多亿的水准。值得关注的是,如此集中的信贷投放还是在存款大规模流失7000亿的前提下逆势完成的。 互联网货币基金练就的高收益吸金大法,正是分流银行储蓄的主要动力源。 春节期间,微信理财通上线的财富宝货币基金收益率长期高于7%,其中1月26日的7日年化收益率达到7.9%。对接余额宝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这一期间年化收益率均值为6.41%。尽管,节后各品种利率有所下降,但平均年化收益率仍在6.2%-6.6%区间。 这一利率远高于银行5年期利率,甚至高于大多数银行理财产品。而期限短,可灵活支取的模式备受短期投资者的青睐,必然对银行活期存款形成分流之势。 元宵节迎来的“元宵节保险理财产品”两款“珠江汇赢1号”和“天安安心盈B款”,甚至宣传称保底收益率为2.5%,预期收益率为7%,半天的销售额超过8.8亿元。 与卖保险的“定期宝”相比,股票型指数基金“定投宝”,是银河基金公司推出的跟踪中证腾安价值100指数的基金产品。据了解,中证腾安价值100指数截至2013年12月31日,绝对收益率为15.87%,超同期上证指数。 “如果说之前货币基金主要抢夺的是用户的活期存款的话,如今BAT三大巨头推出的‘宝宝’军团将要抢夺的无疑就是银行的定期存款。”某国有大行人士称,这意味着银行与互联网金融之间的存款保卫战,将从活期存款“平面战”升级到全方位“立体储蓄战”。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我国居民储蓄余额突破46万亿元,位于历史最高位。其中,活期存款超过17.8万亿元,定期存款超过28.3万亿。这或意味着更大的市场有待“宝宝”军团的攻占。 谁威胁了谁? 这样的局面,再财大气粗的银行,也无法坐视不理了。 激战互联网金融,各银行纷纷推出“T+0”理财产品: 交通银行 推出“货币基金实时提现”业务,目前可对接交银施罗德、易方达基金等公司旗下的4只货币基金;平安银行联合南方基金推出“平安盈”,客户可通过财富e电子账户购买、赎回,资金实时到账;浦发银行通过微信银行推出开放式理财产品“天添盈”,1秒钟内就可以实现活期资金与理财产品的互转,无论申购还是赎回均无手续费,可谓“闪电理财”。 另据《华夏时报》记者获悉,民生银行的“如意宝”2月底将通过微信公众号。 中国民生银行 直销银行上线,该产品包括的“1分钱起投”、“随时取用”、“天天收益”等特点都印着鲜明的互联网理财产品痕迹。 与此同时,被高收益吸引过去的理财用户开始发现,对于这些一味强调收益的新型理财产品,他们懂得似乎并不多。然而,现在看来,胜负真的就注定了吗? 2月12日上午,众多“余额宝”用户像往常一样查看余额宝收益时发现,手机版余额宝显示“暂无收益”。 “到底什么是货币基金,投资会不会有风险?是不是和银行的存款、理财产品一样有保证?”投资者刘女士对此很担忧。直至支付宝官方随后回应称,“该故障是由于余额宝夜间系统升级所致,但并不影响收益的产生和发放”,查看到自己的收益,小刘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那么,余额宝背后对接的金融本质是什么?它的风险如何控制?发展的边界又在哪里?本报记者查阅天弘增利宝(即对应的支付宝的余额宝)2013年四季报,解开了这改变银行的首只互联网基金的“华丽”外衣。 在天弘增利宝投资组合中,截至2013年末,1903亿元的投资金额中,有1755亿投给了银行存款和结算备付金,占比高达92.21%,其中固定收益投资的债券投资金额仅为127亿元,占比仅为6.7%。 这意味着余额宝的90%以上的资金投资了银行的协议存款。协议存款具有“高收益、稳定性”两大特征,但最低起存金额一般为人民币3000万元,须一次性存入,且仅有金融机构才有银行间市场的参与资格,一般的散户和网民无法拥有此金融服务的资格。余额宝其实是将零散的活期存款打包成大额的银行存单。 微贷网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百发后端对接的基金(嘉实1个月理财债券E)更是100%投资于银行协议存款。 “钱其实还在银行,没有减少。”上述微贷网人士认为,但银行支付的利息有所变化,提高了银行的资金成本。 抢银行饭碗的,除了理财,还有贷款。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小贷成立3年半以来,累计向65万商户发放贷款超过1600亿元,不良贷款率控制在1%以下。随着京东、苏宁云商、百度等电商平台纷纷成立自己的小贷公司,传统金融行业腹背受敌。 此外,一端对接理财,一端对接贷款的P2P网络借贷也不容小觑。艾瑞咨询在1月10日发布数据称,2013年P2P网络借贷的放贷规模达到680.3亿元。艾瑞预计,该贷款规模在未来两年内仍将保持超过100%的增速。 央妈的新角色 一面是亲生儿子被动应战,一面是草根孩子疯狂掠地,央妈如何平衡? 经常在一线考察调研,实地走访,听取汇报工作的央行副行长刘士余曾亲切地称互联网金融为孩子,“孩子在家折腾,盘子碎了,盆也碎了,沙发也折腾出多少个窟窿来,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但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 尽管此前刘士余一直强调互联网金融还处于观察期,监管的口袋似乎正在悄悄地收拢。2月11日,支付清算协会正式发函,通知将于近期召开“P2P网络借贷业务座谈会”,函件称将由央行条法司、支付清算协会与P2P网络借贷企业座谈,就行业监管与发展提出具体建议。 支付清算协会去年12月成立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发起会员包括银行、证券、第三方支付、互联网公司及P2P网贷共75家机构。刘士余称它带有1/4官方背景。 近日,《华尔街日报》称中国央行正牵头相关政府部门研究制定监管规章,力图遏制互联网金融业备受欢迎的新一代投资产品的潜在风险。文章认为,这些规章直接针对的是阿里、腾讯及百度的关联公司及投资产品。 然而,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还没等到,银行理财先等来了规范细则的《通知》。 长期以来,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大多数通过本行自营账户进行对外债券买入或卖出,结算账户属于“丙类户”。银行“丙类”自营账户与理财账户之间的“倒腾”正是银行理财池子化运作、实现期限错配的手段。 此次《通知》规定,开立债券账户应以单只理财产品开户,确立了银行理财产品债券交易乙类户的身份。至此,因去年4月银行间债券市场整肃风暴而暂停开设新账户的银行理财产品得以重新放行。 这符合央行最新发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的表态,在支持金融创新的同时,加强对理财、票据和同业业务发展潜在风险的监测与防范。 与二季度货币政策专栏解读互联网金融不同,四季度报告一笔带过“支持跨境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发展”,但对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做了专栏解读,“将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机制改革,继续推进同业存单发行和交易,探索发行面向企业及个人的大额存单,逐步扩大金融机构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 中行电子银行部助理总经理董俊峰认为,在利率相对受保护的阶段,中国的利率远远高过美国,像货币基金这样的定息收益产品,它跟开放式基金或者股票这些权益类投资产品相比,目前是有空间的。 “但如果是刺激经济要降息了,很可能定息收益产品收益下滑,货币基金不再有今天这么强的吸引力,这个模式就不存在了。”董俊峰认为,互联网金融并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余额宝的成功是特定时期、特定入口的成功,很难复制。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