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哈哈等曾折戟与中石油合作:民资难占主动权

发布时间:2014-03-16 分类:行业资讯

继中石化率先提出将在成品油销售终端以不超过30%的股权比例引入民资后,全国政协委员、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周吉平首度表示,中石油将积极推进所有制改革,允许上游勘探开发领域与社会资本合作,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加快油气行业发展。 “民营资本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但要想真的从中石油碗里分一杯羹,那还需要实力。”消息一出,就有接近中石油的行业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与中石油同台共舞。门槛“还是会相当高”。 “橄榄枝”合作先行 周吉平在全国两会上高调抛出要将上游的勘探与开采业务对民资开放时,中石化已经于今年2月份通过议案,同意在对中石化油品销售板块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核评估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引入社会资本参股,实现社会混合所有制经营。 “在合资合作方面,中石油已经搭建了六个合作平台,其中包括我们与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共同成立的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共同开发陕北的油气资源。还有中石油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三方合作勘探开发克拉玛依红山油田。在页岩气方面,我们与重庆市也正在推进投资合作。油气管道方面,我们在西气东输的三线,以及一线和二线的西段都在吸收社会民营资本。”周吉平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这样描述目前的推进情况。 “我们正积极推动在西部,特别是新疆的勘探开发领域试点工作。中石油计划拿出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区块,在新疆的三大油气盆地——塔里木、吐哈和准格尔,与民营资本合作,加快勘探开发的进程。具体方式是合作为主。”周吉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合作的模式是在产品分成模式下成立决策机构——联合管理委员会,在管理委员会下,由一个作业公司具体操作。作业公司可以在当地注册、在当地缴税,促进当地发展。 他强调,“将是现阶段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最有效的方式。” “两桶油”的开放态度被视作响应中央关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信号,但民营投资者更多的却关注到——不管是中石油开放的上游勘探开采业务,还是中石化开放的下游油品销售业务,均没有明确实施细则和操作途径。 对此,中石油某油田分公司一位受访的领导表示,虽然对于社会民营资本进入中石油行业没有明确的细则,但是中石油引入外围其他资金已经早有先例——例如2012年,中石油和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了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安石油公司),其中中石油出资10.2亿元,占股51%。2013年,中石油又以西气东输管道资产出资、引入保险、养老金、银行等基金成立中国石油联合管道公司,引资高达600亿元。 然而,华龙证券高级分析师白权武却表示,如果是民资指的就是民营企业流动资产或资金以及居民家庭中的金融资产,那么上述所说的没有一样真正属于民营资金。陕西延长石油虽然和中石油各出资20亿元成立公司,混合经营。但陕西延长石油的本质是国资,属于陕西省地方政府,显然不算民资。 而即使上述资本在遭遇中石油时也显得势单力保 根据记者掌握的消息,延安石油公司在2013年的石油总产量不足10万吨,甚至抵不上一个中型采油厂的产量。同时长庆油田的一位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在延安石油公司中,中石油方面只有长庆油田一位副总任职,其他职位均由延长石油方面人士担任,其中现任董事长的沈浩还兼任书记。或许是鉴于中石油在延安石油公司中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因此,中石油也就有意淡化在延安石油公司的投资,从而致使延安石油公司经营惨淡。 中石油西气东输引资本投入也遭受质疑,被指存在霸王条款。主要集中为出资形式存在争议,以及中石油硬性规定,在10年内不允许投资资金撤出合资公司,即使10年期满后,股东也只能将手中的股权转让给中石油或者其认可的第三方。 “有这些前车之鉴,民营企业在考虑和巨头合作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势单力薄,一旦合资公司在运营上出现问题,自己的利益难以得到维护。”一位民营企业经营者说。 娃哈哈曾“折戟”与中石油合作 事实上,这次并非“两桶油”首次向民营资本示好。 2010年8月,时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的李新华曾现身浙江向民企大规模招商引资。按照当时的记录,那一年中石油抛出了119个项目,横跨油气管道建设、海外勘探等五大类,总额将近2000亿元。 出现在其意向合作名单上的企业包括娃哈哈、正泰集团、华立集团等一众民营企业中的“明星”。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海外投资油气田虽然会有很大的政策风险、资金风险、市场风险,但前景非常诱人。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娃哈哈集团其随后并没有涉足中石油对民资开放业务。 3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场当年声势颇大的民资开放合作的参与方,都不再提及当年的这段往事。记者在查阅资料中发现,不仅娃哈哈,上述提及的华立集团、正泰集团等均未发现这些企业目前和中石油上游的勘探开采业务有关。 记者致电娃哈哈集团,试图了解当年娃哈哈放弃中石油海外开采的主要原因。娃哈哈受访人士以涉及公司商业秘密拒绝透露相关信息,但是该人士还是感叹,要想参与中石油对民资开放的业务板块,就必须越过中石油的“高门槛”。 梳理中石油的过往财报可以看到,上游的勘探和开采业务板块历来是其最稳固的利润来源,熟悉行业的人士表示通常利润率能保持在25%左右。但在2013年秋季披露的三季报中,勘探与生产业务受原油价格下降与成本上升因素影响,勘探与生产板块实现经营利润1470.1亿元,比2012年同期1632.93亿元下降10%。 但同时,这部分业务背后也需要大量的投资支持。华龙证券一位分析师向记者表示,2012年中石油负债9881.48亿元,成为除银行等金融类上市公司外的负债大户。 一方面源于中石油长期以来在海外收购和新建项目不断,资本支出相应增加,导致应付账款增加。另一方面是因为中石油高度重视上游业务主导地位,坚持国内油气主营业务发展,致使其勘探与生产板块支出资本增加。导致2008年至2012年,四年之间负债规模增长了1.85倍。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发展战略所所长张卫忠则表示,国内三大石油公司的投资回报率下降明显,其中,中石油投资回报率2005年以后逐渐递减,2012年仅为8.2%,已经接近资金成本,低于中石化的9.1%。中海油保持在19%左右。 “从中石油愿意开放这部分业务,可以看出是颇有诚意,或许也鉴于中石油高负债的压力。”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2014年中石油的投资压力并不小,仅页岩气领域,建设目标中包括西南油气田部署20多个工作平台并开钻110多口页岩气新井,工作量较2013年增长3~4倍。 “以页岩气的开发为例,中石油在前两轮的招标中获得了很多区块,占有勘探和开发的主动权,但页岩气的开发投资很大,民营企业即使想自主开发,不仅面临矿权的获得难题,高额的投资也不是容易承受的。”一位页岩气设备制造商表示。 这意味着,即使合作,在矿权和资金上都不占优势的民资,或许很难在合作中占到主动权。 民营油企盼细则落实 目前,民营炼油企业是此轮中石油开放政策最积极的守望群体。 “我们现在就等细则。”宁夏最大的民营企业宝塔石化一位管理层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宝塔石化年炼化规模500万吨,但由于在国内受限于“两桶油”,长期以来难以获得稳定的石油资源,常常因为无油可炼备受困扰。 为了缓解油荒,2013年宝塔石化甚至曾和阿联酋石油网公司签订了600亿元的原油采购销售项目。 “如果按照周吉平两会上的决心,将开放上游的勘探与开采业务,实行混合所有制经营,宝塔集团没有理由舍近求远。”上述宝塔集团人士向记者表示。 一位从事金属产品贸易的投资商刘龙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更希望民资的参与能深入到股权合作中。 “中石油可以在上游的开采业务当中以某个业务单元成立混合所有制公司,使得投资总量不要太大,在通过股份制让民营企业持股,这样显然就会吸引更多的民营资金参与。”他说。 目前,下定决心推进混合所有制的不仅仅是中石油、中石化,新疆、四川等地方政府亦提出,将在油气开采领域打破央企垄断,推进混合所有制。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发改委主任唐利民在本届两会上公开表示,国企改革里很重要一部分就是要向社会释放股份,实行混合所有制经济,下半年会向社会释放信号。 “两桶油”能否引领拆除引入民间资本进入油气领域的玻璃门,仍需时间观察。

中国经营报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