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上的煤老板:借道混合所有制 坦途还是绝境?

发布时间:2014-03-16 分类:行业资讯

2013年,山西省内煤炭订货会在争执声中闭幕,2个月内,煤炭市场似乎有了些转暖的迹象。众多当地民营煤企暗自庆幸这个冬季不太冷时,山西最大煤老板邢利斌的粉墨登场让刚刚喘口气的煤炭市场瞬间掉入谷底。 2013年11月,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受理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 至此,邢利斌这个昔日富豪欠债300亿元的老底被抖出来,同时曝光的还有与联盛存在借贷关系的银行和信托机构。 而在此之前,支撑当地煤炭资金链的民间借贷力量也被市场无情抛弃。 一时间,各个为民营煤企业放贷的金融机构迅速组成讨债大军,不仅紧缩对煤炭行业的贷款,就连以前时间略微放松的债务同时受到催要。 山西的煤炭资金链显得岌岌可危,有媒体报道,山西的矿产项目已经列入信托公司风控的黑名单。 屋漏偏逢连夜雨。有数据显示,2013年前11个月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4.56%,其中大型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21.1%,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8.8%,应收账款3334亿元,同比增长10.44%,环比减少13.69亿元,企业负债率63.05%,同比上升2.9%。 “本来市场就不好,再加上无法从银行手里贷到款,这日子可怎么过。”怀仁县一位业内人士如此感慨。 “各家银行对国有煤矿的贷款还有回旋余地,而我们这些民营煤企就是被市惩娘亲抛弃的孩子。”该人士告诉记者,这种双重打击谁能受得了,当初抱着煤炭红利不放手,如今煤真是让人倒尽了霉。 然而,资本的运作向来伴随着巨大的风险,没有人够真正做到准确预测经济走势。 煤炭十年黄金期已经结束,从2012年开始,煤炭价格的连续下挫,导致煤炭企业利润的大幅下滑,一时间国内煤炭需求日渐减少,国营煤矿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 从煤炭业上市公司的情况看,Wind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8家煤炭行业上市公司中,有22家在2013年出现不同程度的业绩下滑,占比接近八成;其中业绩预警类型为“预减”、“略减”和“首亏”的分别为17家、3家和2家,业绩预增的只有金瑞矿业一家,实现扭亏的共5家。 有数据显示,2013年前11个月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4.56%,其中大型煤炭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21.1%,行业利润同比下降38.8%,应收账款3334亿元,同比增长10.44%,环比减少13.69亿元,企业负债率63.05%,同比上升2.9%。 在上述背景下部分煤老板表示,注资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煤老板老黄同样认为,除去上述无法规避的不利因素外,国营煤矿历史包袱重,采煤成本居高不下也是企业利润下降的成因,如果注资这类煤矿无异于火中取栗。

中国企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