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幅扩大趋势不改 人民币中长期仍将小幅升值

发布时间:2014-03-17 分类:行业资讯

中国人民银行3月15日宣布自3月17日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1%扩大至2%。对此,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短期或区间震荡。从中长期看,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小幅升值趋势。

贬值或暂告一段落

波幅扩大后,人民币走势成为市场关注焦点。央行表示,人民币汇率变化主要取决于以国际收支为基础的外汇供求状况。2013年我国经常项目顺差与GDP之比已降至2.1%,国际收支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不存在大幅升值的基础。同时,我国财政金融风险可控,外汇储备充裕,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较强,人民币汇率也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基础。双向浮动意味着人民币汇率短期内的升值和贬值都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某种趋势,应当更加关注中长期的趋势。随着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的推进,未来人民币将与国际主要货币一样,有充分弹性的双向波动会成为常态。市场各方参与者对汇率波动应理性看待,积极应对。当然,如果汇率出现异常大幅波动,人民银行也将实施必要的调节和管理,以维护人民币汇率的正常浮动。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人民币汇率波幅再度宣布扩大,表明此前由中间价引导的贬值进程就此暂告一段落。一方面,中国国际收支已趋于平衡,人民币汇率不存在大幅升值的基础;但另一方面,中国同时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也不存在大幅贬值的基础。预计在未来1-2个季度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汇率将呈现区间震荡状态。对于需要避险的企业来说,这种状态对汇率期权交易较为有利。随着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回升预期再度重燃,预计以年末最后一个交易日相对上年末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中间价看,全年人民币仍可能小幅升值。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认为,日内波幅区间的扩大不会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方向性以及趋势性的影响。首先,央行可以通过对中间价的调节来引导市场预期,即中间价的方向性变动对市场意义更大。其次,从2012年4月份扩大波动区间到1%之后的近两年时间来看,人民币汇率升贬值预期在中短期内更多受到中国经济数据强弱,以及中国货币政策与海外货币政策对中外息差的影响。比如,PMI的动能指标与外汇占款的增量之间有较强的相关性,即经济形势较差时,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增强,外汇占款减少,反之则相反。

再者,人民币汇率经过多年的持续升值,尤其是对一篮子货币的升值,加上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未来人口红利的逐渐消退,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是否已经逐步接近均衡点的探讨也在增加。再加上中国经济潜在增速逐步下降,市场对人民币持续升值的预期已经减弱。

交通银行金融运行中心认为,当前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走势存在分歧,预计汇率波幅扩大后不会出现明显升值或贬值。当前我国经济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美国缩减QE改变全球资本流向,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可能继续呈小幅贬值态势。但鉴于我国经济总体将保持平稳运行,世界经济温和复苏也有利于出口贸易恢复,国际收支顺差尽管趋于收窄但仍会维持一定时期,从中长期看,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小幅升值,但波动幅度会进一步加大。

外汇占款有望持续减少

随着2月人民币汇率出现贬值和贸易逆差,市场预计2月份外汇占款或显著减少。而汇率波动区间扩大后,外汇占款也可能减少。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报告认为,日内波幅区间的扩大增加了热钱套利的难度,会导致部分套利需求减退。去年以来,外管局以及海关严厉打击虚假贸易,外管局出台了20号文和44号文,热钱通过特殊监管区贸易流入已经有所减少。在普通贸易项下,近期铜融资以及铁矿石融资受到银行收紧资金以及价格下跌,也受到较大冲击。加上汇率日内波动区间的扩大以及人民币中短期内走势的不明朗,套利资金面对较大波动的汇率敞口,套利难度上升,如果锁定汇率风险,则套利利润也会减少。

除了套利需求减弱外,有真实贸易背景的资金结汇也会变得比以往谨慎,可能不急于结汇,导致未来一段时间外汇占款可能明显下降。今年2月份外汇占款较1月份明显减少,3月份的情况可能也不乐观。目前经济环境与2012年4月份比较类似,而且面临比当时更大的挑战,当时扩大汇率波动区间后,外汇占款持续减少,今年的情况可能也类似。

外汇占款的减少会导致银行外生性存款的减少,对超储率和存款的形成都有负面影响。虽然央行可以通过投放货币来对冲其对超储率的负面冲击,但无法对冲对存款的负面冲击。目前中国的货币和金融环境是“宽资金、紧存款”,多的是银行资产负债表资产端的超储资金,缺的是负债端普通的存款。这次日内波动区间扩大后,可能更进一步加深这种“宽资金、紧存款”的局面,资金面看似较松,却不容易扩张银行对贷款和债券的配置需求。

市场基础建设有待加强

尽管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但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弹性是否增强仍取决于市场表现。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兼职教授赵庆明认为,简单地扩大浮动区间意义不大,应真正让市场在汇率形成机制发挥作用、形成富有弹性的汇率。

他认为,当前更主要的工作包括三方面:一是放松实需原则,允许投资投机性的外汇交易;二是退出常态式干预,放手即期交易做市商做市;三是发展交易更加规范透明的交易所市场。如果市场自身的广度和深度无法得到拓展,仅仅放大波动区间,汇率的弹性不仅不会提高,反而会强化市场的一致性单边预期,对实体经济不利,也会导致跨境资本更异常的流动。

交通银行金融运行中心报告认为,在跨境资本流动日益频繁的情况下,汇率、利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放改革之间关系紧密,应协同推进。下一步汇改的重点是丰富外汇市场产品、进一步完善市场基础建设;年内存款利率上限有望进一步扩大;部分领域的资本账户开放会加快推进。

中国证券报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