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提高收益应战宝宝军团 理财市场尚待变局

发布时间:2014-03-17 分类:行业资讯

新华社资料图片

由余额宝领衔的“宝宝军团”与国内各家银行的“明争暗斗”仍在继续中。甫一上阵就华丽演绎了互联网金融神话的余额宝,一路高歌猛进。但不到一年时间,在日渐复杂的市场环境中似乎显得有些乏力,收益连连“破六”,引发其神话难续的担忧。而在早前的交锋中被“洗劫”了巨额存款的各家银行,因遭遇互联网金融创新产品“逼宫”的尴尬而大力发起反击,使得银行理财市场产品收益率步步提高。两强相争,消费者得利,这场远远没有结束的“较量”给金融消费者带来的,不仅有过瘾的“戏码”,还有实实在在的红利。

互联网理财施压银行

余额宝自去年6月正式上线以来,在去年10月实现了日赚400万元、11月余额宝规模突破1000亿元的业绩,创下了互联网金融神话。据天弘基金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余额宝用户总量已高达8100万人。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余额宝规模翻了50多倍,规模接近5000亿元。

“每月我的工资到账后,下一步就是把钱立即转入余额宝。”在香蜜湖工作的王小姐对记者说。据介绍,自去年余额宝问世以来,王小姐被其高额的年化收益率吸引,不再把钱存入银行,而是“倒戈”到余额宝等互联网理财产品阵营。王小姐说,相比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宝不仅有着高额的收益率,还能随时消费支出与转出资金,“这样很方便,没什么风险,轻松又省事”。

据公开报道,今年1月份,工农中建四大行的存款规模流失高达7000亿元。有分析认为,这些存款流向的一个重要渠道,就是互联网上高息的新兴理财产品。面对余额宝、理财通等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的猛烈冲击,不少银行经历了前所未见的储户大量流失、储蓄存款大搬家导致资金“水位”下降,甚至影响到存贷比等监管红线达标等尴尬局面。一家大型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深圳分行的一位部门高管表示,“没有想到基于互联网的一种全新的理财产品,在尚未拿到明确的市场通行证的情况下,能对银行造成如此大的困扰。”

业内人士分析表示,余额宝成立之时恰逢当时市场面临“钱荒”困境,货币市场利率高企,为其获取较高收益创造了条件。余额宝、理财通等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成功可谓是生逢其时。其次就是胜在灵活兑现,随时转出,并且通过用户所熟悉的网购社交平台,形成从购物平台直接到余额宝的流水线,这种形式满足了客户资金多样化的诉求和需求,在以购物准备金用途为主的同时可以购买货币基金理财获利,这样不使客户自己的资金有任何时间的价值损失,这些都迎合了互联网时代人们投资方式和投资思路转变的需求。

银行提高产品收益应对

但是好景不长。余额宝等互联网理财产品问世之初就存在的疑问“如此高收益能够持续多久”,正在被现实证明。

最新数据显示,连日来余额宝等互联网理财产品收益率集体遭遇“滑梯”。余额宝最大的卖点就是高收益,在3月1日前,其7日年化收益率均高于6%,平均在6.2%—6.4%之间,3月2日当天跌破6%,此后持续下跌,3月7日回落至5.8050%。不独余额宝,春节后微信理财通、百度百赚等的七天年化收益均跌落到6%以下,高收益神话或难继续。同时,围绕此类产品安全性的忧虑也从未停息。刚来深圳工作一年多的刘小姐表示,把钱放在余额宝既存在支付宝账号被盗的安全隐患,又可能出现网络瘫痪的技术性问题,风险性不容忽视。“虽然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较互联网理财低,但储蓄财产安全至少是可以保证的。”她的观点代表了相当部分稳健型投资者的态度。

面对新的竞争对手,银行方面近期“火力全开”,纷纷提高理财产品回报率予以还击,不少银行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悄然突破6%。

昨日,记者走访市内多家银行发现,收益率在5.5%到6%的理财产品频频涌现。招商银行金色家园支行理财专员谢先生向记者介绍,最近银行有许多款热门的理财产品,回报率都非常高,比如其中一款理财产品认购仅仅5万起,产品期限为70天,收益率高达6.05%。谢先生说,“像这样收益率突破6%的理财产品非常走俏,基本上短时间内就被认购完了。一些本来看中余额宝等互联网理财高收益率的投资者在余额宝‘破六’之后,也转向来买我们的回报率较高的理财产品了。”

记者在中国银行的官网上发现,根据其7日更新的数据显示,3月在售的42款理财产品中,收益率在5.5%到6%这一区间的理财产品多达14种,占了33%的比重。建设银行的官方网站也显示,3月在售的20余款理财产品中,仅仅6款收益率低于5.5%,其余皆在5.5%—5.8%的收益率范围。

昨日记者采访的多位市民均表示,竞争给投资者带来了更多选择,无论是习惯于投资银行产品的市民还是勇于“尝新”的年轻人,投资渠道多元化总被视为“好事”。

理财市场尚待变局

银行方面反击“宝宝军团”的一大利器,是以下对策:将“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此举倘若实施,对“宝宝军团”维持较高收益将产生直接影响,迫使他们调整资金投向结构,寻找新的赢利点。而这显非一日之功。

无论是民间还是正在进行中的两会,均对“宝宝军团”与银行的“明争暗斗”报以高度关注,“挺宝”派与“倒宝”派观点针锋相对,激辩不断。

央视证券咨询频道执行总编辑、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言称,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应该“取缔余额宝”。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前行长马蔚华也表示,“余额宝的存在,对实体经济没有任何意义。”而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则回应称,“不应该站在道德角度批评和封杀余额宝”。随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态称“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 ”,对余额宝等金融业务的监管政策会更加完善。

至此,关于余额宝是应取缔还是鼓励两种声音的争论也随之尘埃落定,余额宝等宝宝们的生存权终于得到肯定。

但现实中,较量远没有结束。 目前,已有3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表示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较量仍不会停歇。

被誉为基金业之父的王连洲认为,余额宝本身就是一只普通的货币基金,具有金融创新意义,货币市场基金和银行存款之间是一种良性竞争,并不会动摇银行的存款基础。他指出,为应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挑战,银行应主动加大对服务的改善,研究推出各种创新金融产品。而货币基金将成为促使银行改善服务的催化剂。

深圳特区报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