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创新“跑太快” 央行亮黄灯

发布时间:2014-03-17 分类:行业资讯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出师未捷。11日腾讯、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刚刚携手中信银行推出虚拟信用卡,但产品还没来得及推广,就被央行发函暂停,同时被暂停的还有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

此举是否与鼓励金融创新的政策相矛盾?对此,专家认为,对金融支付领域进行审慎监管是各国惯例,央行此次出手是规避风险的必要之举,但从长远来看,互联网金融或是大势所趋。

□事件  阿里腾讯被泼冷水

昨天,一份由央行支付结算司向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支付结算处下发的文件在网络上大范围传播。这份文件称,近期,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已向实体特约商户推出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并将联合商业银行推出虚拟信用卡产品。为维护支付服务市场秩序,防止支付风险,“要求其立即暂停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虚拟信用卡有关业务。”

当天,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周金黄确认了此事。周金黄强调,央行的上述措施是“暂停”,而不是市场传言的“叫停”,央行对金融创新一直持鼓励态度,暂停相关业务主要是出于对保护消费者权益和风险防控等方面的考虑。

据周金黄介绍,此前曾接到一些消费者的投诉,有些用户在二维码支付过程中,出现了信息和资金被盗取的问题。暂停的虚拟信用卡业务主要是指中信银行与阿里巴巴和腾讯的相关合作。下一步,央行会从风险的角度统一评估相关产品。

另据记者了解,央行正就《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手机支付业务发展指导意见》草案进行第三次征求意见,反馈意见已于3月13日截止。

□原因  相关业务存在安全风险

对于“暂停”原因,央行称,相关业务在客户实名制审核、支付指令确认、支付安全、交易信息的真实完整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存在风险隐患,与现行支付业务规则有一定冲突。其中,虚拟信用卡突破了现有信用卡业务模式,在落实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保障客户信息安全等方面尚待进一步研究。而二维码支付突破了传统受理终端的业务模式,其风险控制水平直接关系到客户的信息安全和资金安全。

央行人士昨天还向媒体透露,按照第三方支付管理的规定,新产品要提前30天报备,但被暂停的这些新产品都未向央行报备;此外,这些产品在技术上也有安全漏洞,包括二维码如何生成、如何防范风险等技术保障问题都没有解决。虽然支付公司都承诺自己负责赔偿,但据央行了解,一笔赔偿真正落实是很难的,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仅仅一笔钱受损失,而是整个账户的资金都不安全了。

银联风险专家解读称,支付宝条码支付的本质就是借助二维码等条码技术将线下刷卡支付转换为线上交易,将低风险交易转为高风险交易。条码支付设备与POS专用设备相比,缺乏起码的交易信息技术保障,也未经过任何专业的安全认证。支付过程中无法保障交易账户和订单的安全性。

银率网分析师表示,传统的信用卡审批之所以较慢,就是因为发卡银行需要根据申请人提交的材料去做评测,看看申请人是否有还款能力。即使审批如此严格,但信用卡的坏账率依然持续攀高。而审批速度快、不需要提供更多申请资料的虚拟信用卡,其风险性会更高。除此之外,信用卡盗刷一直困扰银行。虚拟信用卡如何防范盗刷也是一大问题。

外界猜测银联背后“告状”

目前,二维码支付成为移动支付的主要方式之一,极大地冲击了中国银联主导推行的NFC(近距离的无线通讯协议)支付,后者因为受制于手机终端不普及,发展比较缓慢。因此,有市场机构认为,央行“暂停令”背后的主要原因是这些业务触动了央行分管下的银联的奶酪。

中金公司昨天指出,在传统的线下收单业务模式中,发卡行、收单行、银联按照7:2:1的方式分成;而在线上收单模式中,刷卡手续费仅有发卡行和收单行,银联完全被架空。二维码等支付方式本质上是用线上方式来做线下收单业务,让银联的利益受到极大损害。

不过,也有银行人士称“动银联奶酪”的看法有些片面,此事本质上还是第三方支付与监管者央行之间界线界定和报备流程的问题,是创新与规则流程之间的矛盾问题。周金黄也表示,央行此举意在规范相关业务发展和保护消费者权益,而并非针对某家企业。

□反应

中信银行:中信银行方面昨天称,截至当天中午,该行尚未接到任何有关叫停虚拟信用卡业务的通知。目前中信银行正在和央行沟通,监管部门也已要求中信银行补充材料,相关材料报备之后才能继续开展业务。中信银行内部人士认为,央行此举对该行不会造成大的影响。

支付宝:支付宝方面称,公司昨天已经向央行进行了汇报和沟通,并会按照央行要求递交相关材料,“请大家无需担心并保持信心,如有任何进展,我们会随时向大家通报。”

腾讯:腾讯方面昨晚回复记者称:“我们已经在和央行密切沟通,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只是需要向央行完成一些报备工作。我们会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报备事项,让一切恢复正常,请大家放心!”

中国银联:对于“银联干预央行决策”的传闻,中国银联人士昨天明确否认,称“施阴谋者最易以阴谋论指人”。该人士称,去年6月央行废止了联网通用的五个文件,标志着对银联的政策保护已经彻底取消。作为开放性平台,银联愿意与包括支付宝、财付通在内的所有市场主体开展平等合作,共同推进业务创新发展,但这种合作必须符合市场规则,有利于维护消费者权益。

用户:“还没来得及申请,虚拟信用卡就被叫停了?!”打算把人生中第一张信用卡献给微信虚拟信用卡的陈小姐昨天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一直没办信用卡,就是因为手续太麻烦,她的工作和居住地离可办卡银行营业厅太远,“1分钟通过审批”的虚拟信用卡对她而言很有吸引力。新浪网昨天进行的调查显示,有超过40%的受访者认为二维码支付不安全,逾60%的受访者支持央行加强管理。

□名词  二维码支付

是一种基于账户体系搭起来的新一代无线支付方案。在该支付方案下,商家可把账号、商品价格等交易信息汇编成一个二维码,并印刷在各种报纸、杂志、广告、图书等载体上发布。用户通过手机客户端扫拍二维码,便可实现与商家支付宝账户的支付结算。最后,商家根据支付交易信息中的用户收货、联系资料,就可以进行商品配送,完成交易。

虚拟信用卡

网络上的“信用支付”产品,即购物网站根据用户交易数据,对用户进行授信,信用额度可用于在此网站进行购物支付行为。

□影响  互联网金融创新如履薄冰

虚拟信用卡产品突然被暂停,正幻想与互联网企业携手迈入互联网金融“春天”的中信银行,貌似面临急转“入冬”的可能。

中信银行尽管答复“没有接到央行有关通知”,但对于合作能否继续的问题也没能给出确切答复。其原本计划于3月底与腾讯推出的针对互联网商户的产品也或将搁置放缓。

专家认为,暂停虚拟信用卡折射出监管层对互联网金融迅速发展新形势采取的审慎态度,以此迫使第三方支付平台拿出更高标准的安全防范体系,做到防患于未然。

面对监管问题,互联网企业表现出纠结的心态,一方面期待“另一只靴子”尽早落地,另一方面也怕监管缚住手脚。

“由于没有清晰的监管,我们的创新一直如履薄冰,这要求我们对风险更加关注。”阿里小微金融研究院院长陈达伟告诉记者,“其实只有监管够清晰,业务创新才能不断发展,不然始终偷偷摸摸的,难谈创新。”

不影响传统零售O2O转型

传统零售业由于受到电商冲击,正纷纷谋求O2O转型,北京两大上市百货公司王府井和华联股份也在今年2月相继与腾讯和阿里巴巴战略合作。如今央行暂停二维码支付,直接的影响就是昨天上述两公司股价齐跌。但是,这两家公司表示,央行的新规定对于他们的O2O转型影响不大。

“目前我们没有受到影响”,王府井百货电子商务部门副经理刘春吉昨天告诉记者,公司正在与腾讯沟通,具体信息需要等公司发布官方消息,目前也没有因央行政策的公布而调整原定计划的打算。

华联股份相关人士昨天也表示,就央行的新规,公司与阿里也正在沟通,具体怎么合作还要再研究。不过该人士特别强调:“对公司没有什么影响。”

对于积极拓展O2O,据华联内部人士透露,相比消费者刷银联卡消费而言,如果用支付宝支付,对商家来说,给阿里巴巴缴纳的扣点要比给银联缴纳的扣点“低很多”;对于消费者来说,则可以享受阿里方面给予的譬如积分返利等各种优惠。

不过,互联网行业资深观察者鲁振旺表示,如果缺少线下支付,O2O将会陷入停滞。这次扫码支付被暂停,也就暂时停止了移动线下支付这一块,当然移动线上支付还是不受影响的。但是对于O2O模式来说,缺少了移动线下支付,那么就缺了一大块,不能形成完整的闭环了。缺少了这个最便捷的支付体验,阿里腾讯的O2O战略可能会陷入一段时间的停滞。

概念股表现冰火两重天

昨天,央行暂停支付宝腾讯虚拟信用卡的消息震惊市场,两市相关概念股的表现也是冰火两重天。

在上述消息刺激下,与支付宝、腾讯合作虚拟信用卡的中信银行昨天早盘在微幅低开后快速跳水,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中午收盘报4.89元,跌8.26%,午后因上述报道临时停牌。此外,二维码概念股也大幅受挫,新大陆、证通电子等均以跌停板报收。反之,移动支付概念股则走高,天喻信息、同方国芯、国民技术等股均表现趋强,逆市收红。

昨天腾讯跳空低开于581港元/股,盘中一度大跌6%,尾市股价有所回升,报收564港元/股,跌4.08%。

国泰君安网络金融部首席投资顾问赵欢认为,央行上述措施短期内会对相关概念股形成一定抛压和资金的出逃。但是在鼓励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大背景下,在补充材料和进行修正后,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仍有恢复的可能。相关概念股调整是暂时的,随着未来网络金融的发展,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一旦恢复,相信股价还会回归真正价值,建议投资者配合政策、基本面进行中、短期操作。

展望 互联网金融仍将继续发展

从种种迹象来看,央行此次可能只是亮“黄灯”而非“红灯”,互联网金融的滚滚大潮,并不会因此放缓脚步。

“央行的暂停可能是‘技术’上的,从长期来看,虚拟信用卡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表示,阿里巴巴和腾讯拟推出的虚拟信用卡,仍然是跟商业银行合作推出,只是载体和使用范围发生了变化。鉴于互联网的数据信息优势,虚拟信用卡的审批速度可以大大提高,这是从手工时代到互联网时代的巨大突破。关键在于后台的监管和风控体系,对监管部门的征信体系管理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从央行的表态来看,目前主要是从支付安全和合规角度出发,对两个产品进行统一评估。中金公司预计,在补充相关材料、完善相关风控措施后,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业务仍可能恢复。

“很多新事物刚出现的时候会被认为‘离经叛道’,但最终可能变成主流的东西。”赵庆明说。

易观国际金融及支付行业中心研究总监张萌也认为,央行本质上是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但是必须保持在一个风险可控的范围之内,因此此次暂停只是一个小的插曲,未来移动支付仍然会继续发展。对于央行来说,站在监管者的立场上,更多的是考虑消费者的使用安全,而且并不能因此就认为监管在扼杀创新。

“放水养鱼”时代或结束

“此前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一直在‘放水养鱼’,只要不突破‘吸储’‘放贷’的底线,监管层一直持容忍态度。”慢牛投资公司董事长张化桥表示,但一旦涉及公共利益,或发现风险迅速蔓延时,监管层将结束“放水养鱼”。

赵庆明表示:“互联网金融的迅速膨胀使不少人都看花了眼,市场监管也确有不到位的情况,是到了该清晰甄别风险的时候了。”

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在两会上坦言,互联网金融业务在政策、监管、调控等方面不能完全适应,需要进一步完善。

“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但对其“健康发展”的要求并未放松。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密切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不能怕别人发展快就挖断人家门前路,银行面对竞争需要有平常心。”赵庆明表示,银行和互联网企业应通过合作谋取共赢,不要让开放心态成为一种表态。

互联网金融安全将提升

中国社科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主任杨涛认为,互联网金融并非与传统金融体系对立,而是运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创新和完善传统金融体系的功能,急需尽快从监管层面制定更加合理的市场游戏规则,实现风险与效率的有效权衡。

银率网分析师认为,暂停对于虚拟信用卡乃至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并非坏事,虚拟信用卡依然代表了未来发展的趋势,只是还需要逐步完善。

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黄震呼吁,互联网金融安全监管必须跟上金融产品创新的步伐,建议有关企业尽快向监管层提交虚拟信用卡及其产品的安全检测和风险防范报告,做到防患于未然,共筑安全“防火墙”。

来源:京华时报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