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理财“宝宝们”:高收益神话待破?

发布时间:2014-03-17 分类:行业资讯

当下,要说最火爆的理财产品应该就是余额宝领衔的各家互联网公司的“某某宝”们,超低的门槛,诱人的收益率,让不少小散资金蜂拥而至。

然而,此前的年化收益率在7%左右的“宝宝们”,伴随着春节的结束大部分的年化收益率已经跌破6%,而这种下降的势头并没有停止的迹象。一时间外界对于不断下降可能导致的风险论不绝于耳,更有甚者喊出“取缔余额宝”的口号。

是什么造就了这些理财产品的高收益?而目前持续降低的收益率是不是将引发挤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着通过采访回答这些问题。

“宝宝们”横空出世

点开3月11日各大互联网理财产品七日年化收益率的数字不难发现,绝大部分相比前几天又下滑了不少。

但是这种收益率不断下滑的趋势,却不能阻挡京东也在互联网理财领域插上一脚。

“当一个新的应用推出后,并且得到了市场认可,必然会有更多具备条件的企业加入,这符合正常的市场规律。”易观国际金融分析师张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3月12日,市场上有消息称刚刚接受腾讯入股的京东也要推出自己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小金库”,据了解,该产品的年化收益率将有可能达到7%左右。

互联网正在搭建起新的理财平台,但投资者有必要厘清的是,自己所投资的产品究竟是什么,收益又是如何来确定的。

很多互联网理财产品的实质是与货币市场基金进行了“链接”,包括支付宝的“余额宝”、天天基金网的“活期宝”、金融界的“盈利宝”、众禄的“现金宝”等等,投资者购买了这些产品,其实就是认购了某一只货币市场基金。

以目前最为火爆的余额宝为例,该产品是与天弘基金进行合作,投资者实际上是购买了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而据了解,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所募集到的资金90%以上都投向了银行的协议存款,用通俗点的话说,就是余额宝收益中的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来自于银行协议存款。

阿里巴巴数据显示,从2013年6月推出到2014年1月31日,余额宝为用户创造了29.6亿元的收益。通过余额宝,阿里吸引了更多的资金,而这也带动了淘宝的消费。半年多来,余额宝用户在淘宝上消费的总金额超过3400亿元。

自然,京东也是希望能够借助“小金库”的发行,从而更好的带动京东平台上商品的销售。

截至2014年2月底,余额宝规模约为5000亿元人民币,按照2月28日美元兑人民币收盘汇率6.145测算,对应约813.67亿美元规模,已超过全球第七大基金——富达反向基金。该基金的资产净值为772.43亿美元,成为新的全球第七大基金产品。不过对于这组数据余额宝方面并不愿做过多的评论。

风一般迅速发展起来的“宝宝们”犹如一条鲶鱼,在金融圈内不断搅动着固有的利益体系,而本身就拥有资金优势的银行业看不下去了。

中国银行监事梅兴保强调,银行必须要完成经营方式的转型。“躺着赚钱的日子是吃利差的日子,利差现在还有获利的空间。互联网金融也倒逼银行改革,促进银行改变经营理念和方式。现在银行都在学习互联网公司的客户理念,不能再跟着几个大老板就算搞好客户理念公关,还要利用银行的优势,把资金吸引过来。”

近日,由中国银行推出货币型基金“活期宝”,该产品上线首日的7日年化收益率高达6.758%。在借鉴了互联网理财产品的优点后,“活期宝”打出了“1元起购、0手续费、随时取现”的宣传口号。同时,中国建设银行也正在筹备代销渠道的T+0业务上线,民生银行即将推出的“如意宝”,其内测7日年化收益率更是达到了6.7%。

纵观各个“银行宝”们的出生情况不难发现,这些产品多选择与自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合作,功能与余额宝类似,主要为银行客户提供活期理财增值服务,但很少用于购物支付。

面对传统行业与互联网金融激烈的竞争,张萌指出:“互联网理财产品的低门槛和便利性对用户有很强的吸引力,对于活期存款有一定影响。在这些新产品的刺激下,银行也开始推类似的产品,对于让普通用户享受到普惠型金融服务具有重要意义。”

高收益的肥皂泡?

目前,外界对于互联网理财产品有着不同的认知,不过当一众互联网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不断走低之后,有关于收益率持续走低可能将引起挤兑潮的说法逐渐在小散投资者们间传播。

事实是不是如外界描述如此?余额宝的管理人,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经理王登峰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余额宝收益率的下降和短期货币市场的利率高度相关。之前的高收益率,叠加了春节因素和年末因素,春节后资金回流,再加上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以及从银行表内需求旺盛,表外需求不足等,都引发了协议存款的利率下降。”同时,王登峰还给出了“短期内货币基金的收益率还会继续下降”的信号。

事实上目前类似余额宝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在货币市场资金供应紧缺时,收益率水涨船高;反之,市场平均的收益率水平就会下降。此外,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率水平也与基金策略、久期等密切相关。

至于说挤兑风潮,在行业人士的眼中发生这类事件的概率目前看来还较小。

一位熟知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基金公司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所面临的最主要的风险就是资金的流动性风险。“一款互联网理财产品在短时间之内遭遇到多笔赎回时,该产品就会出现挤兑的风险。举例来说,假如新出的产品A的收益率要远远大于产品B的收益率,此时就可能会出现客户迁移的情况,挤兑的风险也就由此引发。”

不过他随后解释道,目前类似余额宝或是理财通的互联网理财产品,主要投资资金都呈现出小散的状态,同时这种小散的资金具有行动不可预估和不统一性,所以短时间内大量的赎回交易在正常情况下出现的几率是较小的。

同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也向记者坦言,目前类似于余额宝或是理财通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基本上都是购买的银行协议存款,也就是说出现挤兑的极端情况,投资者所要赎回的钱也是由银行提供,而银行不能支取的情况从当下看来概率也是极小的。

这仅仅是外界对于互联网理财产品风险的理解之一。另一方面,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呼吁取缔余额宝,称余额宝的出现确实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

就在“吸血鬼”的指责刚刚过去没有多久,另一个对于余额宝们不利的消息在坊间流传。

有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近日中国银行业协会召集相关会员行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措施,并将出台相关自律规范文件规范相关存款利息,要求各行严格遵守相关监管规定,利率上限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1.1倍,提前支取按照活期存款利率计息或收取罚息。

目前协议存款是余额宝等货币基金最主要的投资品,余额宝90%以上资产投资于协议存款。与此同时,余额宝所投资协议存款基本都是可提前支取不罚息的。

按照上述理论,一旦提前支取后货币基金将被罚息,或只能获得活期利息,基金资产将出现亏损。而余额宝等货币基金很有可能将对目前的投资资产组合进行调整,这对于规模4000多亿元的余额宝而言将是不小的挑战。

对此,王登峰解释说,通常在投资中我不会恶意动用这个条款,流动性的把握还是靠自身的资产配置实现,如果靠这个条款生存,整个货币基金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基金经理必须管好自己的流动性。我们在货币基金的实际操作中,从未发生过提前支取。

虽然王登峰的言语中并没有承认,但是从理论上来看,还是有一定的触发概率。

除此之外,梅兴保在采访中还阐述了在挤兑风险之外的信息安全风险。目前,互联网理财产品基本上都通过电脑和手机等相关客户端来进行购买,万一电脑被黑客攻击,或者手机丢了密码泄露,很可能造成的影响就是资金的损失。

还有一类风险,直指目前国家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管控指标和技术手段的不完善。

监管之辨

众多互联网金融产品的不断涌现,让业内和投资者们大呼眼花缭乱,而收益率的不断下调和上述潜在的风险让外界对于这些产品的监管之声大涨。

对于目前互联网理财行业正在逐步激化的现状,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对于‘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需要进一步完善,总的来说金融是鼓励科技创新的,监管需要跟上时代和科技进步的脚步。同时,现有的政策有些地方不全面,有些地方有漏洞,还有些地方存在不公平竞争,都会通过改革和完善来促进健康发展。”

不少业内人士眼中,互联网金融却游离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虽然人民银行、银监会、工信部等部门都涉及互联网金融的管理,但目前尚未有法律明确各部门的权责,造成互联网金融的监管真空。

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明确指出,互联网金融发展应该受到必要和适当的金融监管。他认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总体思路是,坚持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并重的原则,支持互联网金融创新、规范和健康发展,通过促进市场参与主体提供多层次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满足社会公众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

就当外界纷纷将缺乏监管的说法抛出之后,余额宝用一组数据向外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余额宝一直都是处在监管部门的有效监管之下进行操作的。

近日,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在其个人微博中就监管问题作出了回应:“有人呼吁互联网金融亟待监管,搞得好像一直没有监管一样。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诞生至今的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一次。怎么监管?含文件备案汇报、现场调研、现场检查等多种形式。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等累计来监管了19次。”

有业内人士透露,余额宝成立之后的监管比支付宝的还要多。

实际上,无论是“监管缺失论”还是余额宝方面监管数据,都在不同程度反映出目前有关职能部门和相关公司对于监管的重视程度。而从目前的发展环境来看,未来相关部门互联网金融产品的监管道路却并不平坦。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创新和监管的平衡将是一个难点:“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需要政府的支持,支持来自于两个方面,第一是监管落地,第二是创新空间,两者相辅相成。从全行业来看,都不希望因为监管过度而让这个领域失去活力,也不希望因为缺乏监管让这个新生的行业失去健康发展的空间,这也是政策上的难点。”

金牛理财网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