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监管加码台前幕后:银联四处打电话确认消息

发布时间:2014-03-17 分类:行业资讯

暂停网络虚拟信用卡、二维码支付之后,央行拟对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进行更强力监管的消息,让支付企业惊出一身冷汗。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央行已向第三方支付企业下发了《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和《手机支付业务发展指导意见》的征求意见稿。其中最核心的内容,或被认为“杀伤力”最大的内容,是对个人支付账户的转账、消费额度设限。

一名支付公司人士感叹:“如果真的实施,那第三方支付行业基本上就不用干了。”

“现在下发的这个,仍是在征求意见,目前并不能确定最终稿是什么样。”接近央行的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早在2012年,就《管理办法》央行就曾征求过意见,目前已经进行过多次修改。

但央行加码网络支付监管却是不争的事实,强度甚至出乎第三方支付企业的意料。

“(央行)突然来的通知。”一名腾讯内部人士对记者说,“最开始我们没有收到央行的相关通知,只是看到网上传的消息。”直到上周五下午,腾讯才确认央行暂停虚拟信用卡产品与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

监管风暴背后

记者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了解到,央行人士在此前做调研时并不认同打车软件等支付模式,这可能加速了央行对于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观察期”的结束,监管加码的态度开始变得明朗。

就在上月底,第三方支付机构被邀请参加了《管理办法》的意见征求会议,会议是由支付清算协会主持召开的。有参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会议要求对征求意见稿“不准拍照也不准做笔记”。

“看到这一版的征求意见稿之后,第三方支付公司反弹很大。”上述接近央行的知情人士也表示,上月末,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被召集在一起,讨论过《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当时争论确实非常激烈。

外界流传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一个版本,拟规定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金额不得超过1000元,同一客户所有支付账户转账年累计金额不得超过1万元;支付机构应对转账转入资金进行单独管理,转入资金只能用于消费和转账转出,不得向银行账户回提;个人支付账户单笔消费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同一个人客户所有支付账户消费月累计金额不得超过1万元。超过限额的,应通过客户的银行账户办理。

若这些条款落实,意味着用户数已超过8000万的余额宝,转入转出将受到影响,一年累计的购买额度不能超过1万元。而数目更为庞大的淘宝用户,也将在使用支付宝账户支付时,额度上受限。

“对数额设限,央行的初衷应该是,将支付机构个人支付账户往小额消费账户上去定位。”一名支付公司人士称,但在当前这个时代,这点额度根本不够用。

该支付公司人士称,“得账户者得天下”。上述办法如果实施,第三方支付公司只能作为银行支付渠道的一个补充,没有挑战银行的机会了。

拟对支付机构个人账户转账、消费额度设限之后,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质疑迅速升温。加上3月13日,央行还发文暂停虚拟信用卡产品,同时也暂停了二维码支付,一时间批评央行偏袒银行、银联的声音四起,央行也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针对央行暂停虚拟信用卡产品以及二维码支付,中金公司就点评认为,这些新业务完全架空银联,导致银联的利益受到损害,动了银联的奶酪是暂停的主因。

“征求意见稿的内容是由松往紧的方向发展。”前述支付公司人士则称,早在两三年前,支付企业的影响力还不大。但2013年余额宝出来后,互联网金融概念一下子火爆异常,这给银行震撼太大,一下子银行也紧张起来。银行素来与监管机构保持密切沟通,这半年监管机构听到的来自银行的声音就更大了。

但银联对此给予了坚决否认。银联称,央行此次暂停上述业务,完全是从保障消费者权益、防范支付风险出发和考虑的。

据上述接近央行人士称,3月14日,央行暂停网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的消息出来后,银联方面也是向各处打电话询问是否真出了这个文件。“可见银联其实也不知情,更别说去推动这个事情。”

“如果把此举看作是为了保护银联的利益,那就把央行的监管举措看得太狭隘了。”还有央行官员表示,暂停虚拟信用卡、二维码支付业务,并非封杀互联网金融,更不是为了保护银联的利益,主要是出于目前法律体系下风险防控的监管要求。

安全与创新之辩

目前支付市场正处于大变革之际,各种产品、创新层出不穷,但风险问题亦日益严峻。

根据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近日发布的报告,通过二维码传播恶意程序的比例在2013年增长迅速。这一方面是由于二维码应用越来越广泛,扫二维码已经成为很多手机用户的日常习惯,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多数二维码扫描工具并不具有识别恶意网址的能力,只是简单将二维码翻译成网站地址。

还有网络安全专家对记者表示,二维码支付的确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有些欺诈者将钓鱼网站链接或者病毒木马伪装成促销二维码,网民一不小心也可能会上当造成资金损失。

“线下POS是铺设专线的,风险相对可控。”上述接近央行知情人士称,此外,线下支付有一整套成熟的机制,对消费者的保护也较为完善,但线上这方面目前还存在不足。

除了安全等技术层面的问题,根据上述支付公司人士的说法,支付机构的发展,在某些方面也与央行的预期存在偏差。

该人士解释称,在央行的设想里,是希望第三方支付机构能够更多地在金融基础设施缺乏的地方提供支付服务。但牌照下发后的这几年,支付机构却在抢占发达地区的市场。

上述支付公司人士称,支付机构更热衷在金融资源积聚的大城市跑马圈地。“前不久,腾讯和王府井签署协议,在微信支付服务上进行合作,这个事情就对央行触动很大。在央行看来,这个地方的支付服务已经十分充分了。”

前述央行官员上周表示,线上支付和线下支付业务分属不同的领域,把线上业务延伸到线下环境,“在法律和金融风险方面,将来可能会有些麻烦事儿。”

但也有业内人士对于监管可能打击创新保护垄断等问题感到忧虑。宏源证?研究所副所长易欢欢对记者表示,央行紧急暂停二维码支付和网络虚拟信用卡并非永久停止,不能认为是完全把口子堵死,建议监管层运用底线思维监管新技术,在运营的过程中调整纠正问题。

“安全始终是个相对词,真正的安全在于攻防之间、复杂业务场景之间的不断优化和改进。腾讯、阿里等新业务的出台应该经过长久的设计和试验,监管层应该在运行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再及时优化和改进。”易欢欢说,“新技术环境下匹配行为监管理念的应该是监管系统的大数据化智能化,也要更具有底线思维。”

新浪财经

43.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