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商借网贷平台炒翡翠诈骗7亿元 携巨款潜逃境外

发布时间:2014-03-21 分类:行业资讯

中华文交所上市交易的翡翠。这些翡翠评估动辄上千万元。 受访者供图

中华文交所上市交易的翡翠。这些翡翠评估动辄上千万元。 受访者供图

3月11日,深圳一家律师事务所内,受害人向记者展示该信托公司的核发证照通知书。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3月11日,深圳一家律师事务所内,受害人向记者展示该信托公司的核发证照通知书。

这是一起精心设计的翡翠投资骗局,涉及众多受害者,搅动资金数亿元,多个家庭因此走入财务崩溃的边缘。在香港注册“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在深圳假借信托公司名义,搭建多个网贷平台大肆吸金,然后在春节前携巨款潜逃境外———温州商人郑旭东在深圳布下的这个局,被投资者称为中国网贷诈骗第一案,其高达7亿元的涉案金额也刷新了记录。这个涉及香港、深圳、上海、杭州四地,涵盖文交所、信托公司、P 2P网贷平台三种类型组织的精巧骗局,其支撑点却是小小的翡翠。这些翡翠通过机构鉴定、专家评估、打包上市交易被炒至上亿元的高价,令投资者为之疯狂。而当人去财空,小小的翡翠根本不足以填补巨大的漏洞。

入套的投资人

他们听说这个平台很挣钱,有的将房子低于市价卖了,有的将房子抵押贷款,全部投入该平台炒卖翡翠投资产品,现在血本无归。

住在深圳观澜的胡先生已经77岁,去年9月份接触到一个名为“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的投资平台(下称“中华文交所”),听说这个平台很挣钱,随后将房子低价卖了100多万元,全部投入该平台的交易账户,炒卖该机构推出的翡翠投资产品,现在血本无归。

胡先生说,开始还挣了一点钱,今年1月14日出事时他还不知情,代理商跟他说第二天“5号资产包”要复盘了,本来他打算取8万元钱出来买房,但是为了抄底,不仅没取钱出来,反而又汇了20万元进去。

“1月14日下午3点44分52秒,这是我汇入20万的时间,我记得很清楚,这也是中华文交所的最后一笔进账。”胡先生说,“听说平台出事的瞬间,我血压升高、双手冰凉,养老钱就这样没了,我还有糖尿病、心脏病、腰椎盘突出等一堆毛病,现在只能靠退休金艰苦度日。”

深圳福田的李女士是最早进入中华文交所的投资者之一,第一只翡翠资产包就申购了60万元,当时中签率很高,一开盘翡翠的价格就涨了20%。“我的亲戚朋友知道我在炒翡翠,收益不错,也纷纷跟进。”李女士说,“第9只资产包我一次性申购了300万元,结果被牢牢套住,加上我身边的亲戚的钱,一共有五六百万。”

如今,李女士倍感压力很大,“这可是一辈子的积蓄,本来是准备用来交房贷的。我不敢跟我老公说,后来孩子看我压力太大,私底下跟父亲沟通了。”李女士泣不成声地说,老公知道平台出事后,害怕她做什么傻事,也没有当面责怪。

罗湖区的黄女士则至今都不敢告诉丈夫,她把房子抵押贷款后全部投入中华文交所,加上积蓄与借债一共300多万元,现在全部打了水漂。“我们在深圳奋斗了40年,也没有存下多少钱,他肯定受不了这个打击。”黄女士说,现在只能糊弄丈夫称“中华文交所只是暂时停牌一两个月”。

王女士是一名金融从业者,也同样入了中华文交所的套,她的投资包括中贷信创与文交所两个平台。“我们听说中瑞隆是信托公司,实力很强,又去参观了他们的办公室,确实非常气派。”王女士说,“而且他们很会讲,向我们投资者介绍未来规划,感觉发展前景很好。”

在中贷信创投了一段时间后,王女士也开通了中华文交所的账户,在两个平台一共被套了130万元左右。“在12月份到1月份之间,他们做了很多活动吸引资金,又是各种奖励,又是组织旅游,目的就是让我们投更多的钱。”王女士说,“回过头来看,当时就是为了撤资做预备的,但因为此前平台的提现都很快,简直是秒到,我们一点也没有怀疑。”

天价翡翠

这些投资者,对翡翠市场基本都没太多了解,只是盲目地相信“信托公司”与“专家评估”。等到事发才恍然大悟,这些翡翠根本不值多少钱。

这些投资者,对翡翠市场基本都没太多了解,只是盲目地相信“信托公司”与“专家评估”。等到事发才恍然大悟,这些翡翠根本不值多少钱。

1月23日,同样被套了300多万元的曾先生与一些投资者代表来到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瑞隆),看到了保管在小仓库的翡翠。中瑞隆是中华文交所的保荐商,且为中华文交所的交易提供资金托管银行账户。“翡翠有30多件,就是用矿泉水箱包装的,随意堆在地上,一看就不是很值钱。”曾先生称,他还戴着手套摸过翡翠,因为对此毫无研究,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在我们看过之后,这些翡翠当晚就被人转走了。”曾先生说,“现在翡翠有一部分在经侦那里,还有一部分应该流落在外面。”

陈先生在深圳西部国际珠宝城从事玉石生意多年,对于翡翠的市场估价有独到眼光。尽管只提供了香港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下称中华文交所)上市交易的翡翠证书照,陈先生仍能基本断定,这批作品中不少属于“砖头货”,只值专家估价的一个零头。

以中华文交所发售的一组代码为“600004”的翡翠资产包来看,8尊翡翠摆件估价高达1.143亿元。但其中一尊名为“福寿如意”的翡翠摆件被陈先生评价为,普通豆种,水头差,雕工粗糙,颜色很不正,“在玉石批发市场上满地都是,最多值几万块钱。”

陈先生还认为,这尊翡翠摆件的基座使用的是杂木座,档次很低,“如果是珍贵玉石,肯定要用名贵木材作为基座来衬托,比如紫檀木、黑檀木、红木等,而且基座的雕刻也要配合玉石作品,具备艺术性。”

另外一件代码为“600001”的翡翠观音,规格为宽5.5cm,厚4cm,高14cm,估价达到3150万元。陈先生认为,其属于白冰种,雕工过得去,但算不上高档,假如没有瑕疵,在市场上最高也就值个100来万元,“如果实物发现存在瑕疵,整件作品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在西部国际珠宝城,一尊与这件作品材质相似但体积大上一倍的观音作品,标价90万元。陈先生称,其用很低的折扣就能买到手。

类似这样的翡翠资产包,中华文交所一共上市发售了9个,将每个资产包的权益份额按照一元人民币一份进行等额拆分,由投资者申购及交易。其操作模式与股票类似,投资者可在一级市场以一元一股的价格申购原始股,开盘后获取增值,或者在二级市场交易,低买高卖。

通常情况下,一级市场的中签率并不高,从百分之几到百分之零点几。以申购100万元为例,如果中签率为3%,则申购者购得了3万原始股,开盘后股价若上涨50%,投资者即刻抛售便能获利1.5万元。最高时,资产包的价格翻了好几倍,翡翠价值被炒至数亿元,投资者从中获利颇丰。

前面8只资产包的运作还比较正常,大多数人能从炒作翡翠中赚钱。但今年1月14日,第9只翡翠资产包上市后,中签率突然飙升至70%。投资者发现异常,中华文交所圈钱的苗头显现,此时账户已无法紧急提款。很快,传来幕后老板郑旭东卷款潜逃境外的消息。

吸金巨网

深圳中贷信创成立于2013年4月9日,杭州国临创投成立于5月15日,上海锋逸信投成立于6月3日,香港中华文交所则成立于2013年7月。短短3个月,郑旭东便布下一张吸金巨网。

今年1月16日,中华文交所的账户无法提取资金。当晚,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便聚集到中华文交所深圳办公室东海国际中心A座21楼。1月17日,投资者张先生到福田经侦大队报案。1月20日,福田公安分局出具立案告知书,认为“郑旭东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出款,需追究刑事责任”。1月28日,中华文交所执行总裁李标武被刑拘。

与中华文交所同时出问题的,还有深圳中贷信创、杭州国临创投、上海锋逸信投三家P2P网贷平台。投资者称,这三家平台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郑旭东,平台的法人代表是郑旭东的手下或亲友。

目前,中贷信创的网站已无法打开。国临创投则在官网发布紧急公告称,“由于平台实际掌控人郑旭东突然无法联系,导致平台资金断裂,造成大量投资人无法提现”,并公布了郑旭东的身份证照片及手机号码。身份证显示,郑旭东生于1969年,是温州市瓯海区人。其电话号码已停用。

在中贷信创、国临创投以及锋逸信投的网站,均发布了大量与中华文交所上市翡翠挂钩的资产包份额抵押标,称其固定年回报率高达30%。这些网贷平台还要求,投资者需注册中华文交所的交易账号,通过中华文交所的账号进行交易。通过此种方式,从多个网贷平台获取的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华文交所的交易平台,进一步推高了翡翠的市值。

根据网贷行业第三方平台网贷中心的统计,中贷信创平台上90%以上的投资标都来自中华文交所的抵押标,加上其他的投资标无法找到对应的实体项目,基本是平台用于自融的虚假标。据此可以判断,中贷信创实际上最主要的作用就是为中华文交所输血。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中贷信创成立于2013年4月9日,杭州国临创投成立于2013年5月15日,上海锋逸信投成立于2013年6月3日,香港中华文交所则成立于2013年7月。不过短短3个月,郑旭东便在香港、深圳、上海、杭州四地布下了一张吸金巨网。

根据投资者的统计,从2013年8月至2014年1月,中华文交所共有1万多人开户,吸引十几亿元资金参与。投资者所计算的被诈骗资金为:账户未出金6309万元,文交所发行资产包套现4.728亿元,文交所交易手续费1.5亿元,共约7亿元。

信托是“托儿”

在这张吸金巨网中,最关键的角色是另一家关联公司———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瑞隆是三个网贷平台的资金管理方,还是中华文交所的保荐商,且为中华文交所的交易提供资金托管银行账户。

在这张吸金巨网中,最关键的角色是另一家关联公司———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瑞隆正是上述三个网贷平台的资金管理方,为这三个平台的投资人提供无限连带担保。中瑞隆同时还是中华文交所的保荐商,且为中华文交所的交易提供资金托管银行账户。

也就是说,中瑞隆既为网贷平台及翡翠资产包提供担保,同时所有交易又都是通过中瑞隆的银行账户进行。工商资料显示,中瑞隆成立于2013年6月5日,注册资本3亿元,实收资本1亿元,其中肖莉出资99%,陈忠诚出资1%。据投资者介绍,肖莉原名郑旭丽,是郑旭东的亲妹妹,而郑旭东才是中瑞隆的幕后老板。

3月4日,肖莉在福州被警方刑拘。据《福州晚报》3月6日报道,“肖某自称,哥哥借用她的身份证在深圳注册了一家信托公司,肖某成为该公司股东之一,该公司主要业务是建立网站接收个人转账‘炒翡翠’。”投资者认为,肖莉的名字出现在中华文交所的代理商名单中,其不可能对郑旭东的诈骗行为毫不知情。

南都记者并未查询到中瑞隆的官网,但其在中华文交所的宣传资料中宣称是经国务院、银监会于2013年批准成立于深圳前海新区的金融机构,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上述资料还显示,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涵盖信托资产管理及相关投资咨询;受托资产管理及相关投资咨询;股权投资;从事担保业务;投资影业,文化产业;艺术品购销;经营进出口业务等。

投资者均表示,中瑞隆信托的保荐是他们投资中华文交所的定心丸,因为信托牌照非常难拿到,需经国家银监会的批准,由此可见中瑞隆的雄厚实力。然而,南都记者在银监会网站上,并未查到该公司信息。实际上,投资者对此并不知情,他们称,看到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名称中有“信托”二字,既然营业执照是合法的,也就相信了该公司具有从事信托业务的资质。

不过,在2月28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发布责令整改通知书,指出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33家单位未经中国银监会批准在名称或经营范围中使用了“信托”字样,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的规定。责令各企业在3月7日前到深圳银监局办理《金融许可证》,或者到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办理名称、经营范围变更登记或注销登记。逾期不改正的,将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3月10日,投资者来到深圳市市场监管局监察处,反映办证人员违反规定为中瑞隆信托公司办理“合法执照”,要求处罚相关负责人。“正是因为他们违规办理了信托的执照,我们才会上当受骗,难道他们不应该承担责任?”投资者如此质疑。

3月11日,南都记者与投资者来到深圳市市场监管局查询中瑞隆的内档资料,并就此向市场监督管理局发采访函,希望明确企业注册的审批问题以及相关责任人。然而截至发稿前,市场监督管理局一直称,仍在研究相关资料,约定的回应日期也一改再改,至今尚未作出明确答复。

挂牌的法人

胡峰说,郑旭东才是文交所的实际控制人,他只是挂牌法人,将身份证借给郑旭东去注册公司,并配合签字。

根据中华文交所的官网介绍,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于2013年7月在香港成立,是服务于全球的文化对接资本的专业创新服务平台。南都记者从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到的信息显示,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9日,公司类别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股本2亿港币,其董事成员为胡峰。

3月18日,南都记者与胡峰取得了联系。胡峰在杭州负责一家广告设计工作室。他表示,中华文交所只是一个挂牌公司,所有资金往来全部通过中瑞隆的账户,文交所的账户是空的,注册地址也是中介公司找的。

胡峰表示,郑旭东才是文交所的实际控制人,他只是挂牌法人,将身份证借给郑旭东去注册公司,并配合签字。“郑旭东在杭州时曾经给我介绍过不少业务,他找我借身份证注册公司,我也没有多想。”胡峰称,自己并未从中获得任何好处,郑旭东卷款潜逃后他也很意外。胡峰还称,目前并未有经侦人员与其接触,因未参与资金运作,他没有必要跑路。

不过,胡峰在中华文交所交易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并不如他所宣称的那么无关紧要。在中华文交所深圳办公室,曾有员工数次见过胡峰出现。胡峰承认,他因工作需要去过两三次深圳的办公室,但从未去过香港的注册地。

在翡翠的评估中,胡峰也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据南都记者调查,中瑞隆从顺德购买翡翠后,拍照传给胡峰,由胡峰的工作室对翡翠的照片进行处理,然后胡峰再发送给专家进行评估。“评估的价格都是中瑞隆谈好的,我的工作就是处理图片。”胡峰否认自己对图片色泽的调整会影响翡翠的评估价。